2014影音先锋av撸色_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_日韩av 在线 青青草_日本av在线视频bbw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517sx.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六章 远交之谋

时间:2017-12-07 辛西雅连番找寻叶天龙不着,回到正在后宫议事厅等候的于凤舞等人跟前,显得有些不好交代。
  之前刚刚接到各地来报,于凤舞便召集几位姐妹略作讨论,本想找来叶天龙跟国务秘书月如,然而派去的亲卫均未能找到。于是,辛西雅亲自出马,找了大半个无忧宫,恁是没人清楚皇帝陛下的行蹤,也未打听到国务秘书的下落,悻悻回到议事厅。
  辛西雅一脸的不快,好在于凤舞等人早就都见怪不怪,寻他二人之事就此作罢!
  原来,此番她们找寻他二人,还真有几件重要事情。随着叶天龙越来越明显表现出问鼎天下的决心,于凤舞她们再也不想像当初一样,许多事情在背后帮其决定,如此重大的事务,该是他亲自解决的时候了。至于那个国务秘书,没人怀疑她在政治上的能力,此中场合,自然需要她的到场。
  「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柳琴儿狐疑地问了一句。
  「应该不至于,可能他又偷偷跑出去猎艳了吧!」深知叶天龙本性的于凤舞微微一笑,轻描淡写道。
  「咦,老不正经的家伙,家里放着这么多美女,还要出去偷腥!大姐,你可真得管管他啦!」倩公主早已坐将不住,一副气愤不过的模样说道。昨夜和几位姐姐合力为叶天龙进行例行治疗,今天偷懒没有去天机研究院,前番听有要事相商,便跟大家一直待在议事厅里。
  于凤舞跟晨月和柳琴儿对望一眼,同时默契地笑了。倩公主一看她们这副表情,更是不满起来,大有认定她们三位与那好色男人同谋的意思。
  「你们都误会陛下了,他并没有出宫……」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玉珠开口了,然而,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她说至一半,俏脸也微微泛红起来。
  于凤舞跟晨月一看她的脸色,便猜到大致的情形。她们知道,玉珠跟叶天龙之间具有心灵联繫,想来在辛西雅找寻叶天龙不着之时,她已经对其行蹤感应到了,只是因为某种难以言说的原因,没有说出来而已。
  「啊?没出宫,那怎么辛西雅姐姐怎么找不到他呢?」倩公主立刻追问,在她看来,宫里就这么大地方,能躲到哪里去,竟然连辛西雅等女神战士都找不到呢?
  望着于凤舞她们也投来询问的目光,玉珠微微垂首道:「陛下他刚刚跟月如小姐在一起。」
  看到玉珠这副模样,就是再迟钝的人也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如若没有别的问题,以往他跟国务秘书一起,玉珠也绝不会以此种难以启齿的神态来叙说这件事了。
  于凤舞跟晨月似乎早有心理準备,表清显得相当平静。
  倩公主却捉狂了,激灵灵转了转眼珠子,一副恍悟的模样,咒骂起她心中的坏男人来,「哼,真是色心难改!他终于忍不住向月如姐姐下手了,坏透透的男人!」
  「想开些吧,身为皇帝后宫,还是要逐渐习惯这种事情!」柳琴儿以一副无所谓的口吻插上一句。
  「好了,既然是这样,我们还是不要打扰他们吧!」于凤舞似乎并不想大家在此问题上纠缠不清,挥挥手示意大家坐拢,继续分析前番讨论的事务。
  话说叶天龙怀抱月如回到她的住处,两人均是尴尬异常。
  将月如轻轻放回榻上,一向潇洒的男人却有些不知所措,站在那里是留下也不是,离开也不是,只是一个劲儿地讪笑,搞得整个闺房气氛甚是压抑。
  「主上,您心底不必有负担,奴下没事的。」好半晌,月如才抱膝,幽幽地说了一句。
  如今平静下来,以她冰雪聪明的思维,怎么看不出来眼前男人的窘样,思来想去,她在心底里已然认定,这或许就是她月姬的命运。扪问内心,她知道,自己不仅仅只是因为他是魔神的宿主,长久以来,她的心门实已早向这个男人打开,亭中一戏,不过是突然将这一切都激发出来,变得明了而已。
  「我不想那样对你的,你知道……当然,我觉得和你也很好……嗯,对不起,我想你该好好休息一下,我先走了。」叶天龙听着月如这番话,竟然变得有些语无伦次,他知道对待眼前这个女人,自己无法做出类似对待左兰心的举动来,从心底里说来,他喜欢这个魔族女人。
  转身欲走间,月如叫了一声,「主上……」
  叶天龙复又转身,面朝榻上的柔媚怜女,柔声道:「你有话跟我说?」
  「主上,我今后能像凤舞她们一样,留在主上身边吗?」月如声如细丝,颇有哀悯央求之意,眉目间更是似整似皱,怜爱之极。
  叶天龙心就似被醇美琼浆浸漫一般,他哪曾想见,这个往日一副冰霜傲骨,冷艳绝尘的魔族女人,此刻竟有如此纤柔之情。望着她在榻上孤冷独卧的模样,可不是小鸟依人般温顺,待人呵爱,惹人疼惜?
  此情此景,谙熟风月的男人有何理由不过去将她揽入怀中,好生一番温存呢!
  次日,叶天龙同月如一起出现在众女面前之时,细心敏感的她们都察觉出了不一样的气氛,只是早已通晓缘由,她们并未有任何异样的举动。
  一见此种情形,叶天龙大大咧咧一笑道:「向各位夫人通报,我又为你们新添了位姐妹,怎么样,欢不欢迎啊?」说着,一伸手,揽在月如的腰间。
  「我们还有反对的理由码?」晨月莞尔一笑,故作吃味地说了一句。
  「是啊,整个内阁就她一位国务秘书夹在我们姐妹中间,那算什么事呀!从今开始大家再无隔阂,整天围着陛下转,不正是您一直想要的嘛!」一旁的柳琴儿也不痛不痒地说了起来,就只有于凤舞依然是那副优雅的表情,没做任何反应。
  「哈哈,这么说,你们大家是热烈欢迎喽!」叶天龙一副厚脸皮的模样,才不管各人心中怎么思想呢,在女人这个问题上,他是无可争辩的霸王!
  话音刚落,月如脱开叶天龙的手,逕直朝于凤舞走去。众人目光立刻被吸引,连叶天龙也张着刚刚发笑还未合上的嘴,怔怔地望着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
  然而,让大家意外的是,行至于凤舞安坐的凤椅前的月如突然一个欠身行礼,接着端起一旁案几上的茶杯递与于凤舞道:「要论年纪,我一定是姐姐,但是既然我们选择陛下,那该讲究的还是要遵守,请喝了这杯茶吧!」
  于凤舞急忙从椅子上站起来,捉住月如端茶的双手道:「千万不要这样。其实我们之间可能有点误会,然而,有了共同托付的人,还有什么能比这个重要呢!」
  此时,其他几女也都围拢了过来,她们神采奕奕的眼神明白无误地向外宣布,她们欢迎这个已经相处了许久的女人,接受叶天龙这样的安排。不仅是现在,在可以想见的将来,他们的男人一定会不断做出这类的举动,那既是不可避免,也是必须的。
  叶天龙看到这一幕,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花花肠子里立刻闪出一股冲动,他好想一抱将几位美女全部搂起,好好亲个够。
  他是个想到就想做到的主儿,心念电闪间,已是付诸行动了。
  然而,早就洞察先机的诸女有所準备,待到男人扑将过去之际,她们已是一哄而散,让出势迅猛的男人立刻扑空。整个情形就似老鹰捉小鸡,结果却被一群雏鸡给骗过了,心痒难耐的男人哪里肯就此罢休口紧追着众女一番折腾,真有些鸡飞狗跳的情况。
  「好了,天龙,不要闹了,还有正事呢!」于凤舞呵喘着气息,对叶天龙说道。
  「哪里来的这等道理,勾起我的兴趣之后不给解决,那我岂不是很吃亏?」叶天龙哪里理会,仍然一个劲儿地嬉闹。
  「真的,天龙,晚上再给你闹,好吗?趁大家都在一起,好好商议一下正事。」于凤舞一边躲避着男人的魔爪,一边仍不失清醒地对其说道。
  「要我停下也可以,你们大家站好,让我每人香一口就好!」叶天龙邪邪地笑道。
  无奈之下,众女也只好答应;月创于凤舞为首,大家整整齐齐站成一排,就似}庙上战场的士兵在等待将军的检阅一般,只是个个俏红的脸庞是那般风骚各领,千秋有别。
  一番蜻蜓点水般的品嚐完毕,心满意足的男人一抹嘴,脸上露出了快慰的表情。各自归位的诸女,都是娇羞不已的情态。
  在有些情况下,这个男人有时还真得像个孩子一般哄着他,就像方才在这些事情上面。
  未几,于凤舞才继续说道:「好了,天龙,现在我们说说正事。」
  「是南北两边的情况吧,你们昨天已经议了一天,直接跟我说说吧!」叶天龙倒也转变得很快,坐上宽大的榻椅,马上一脸严肃地说道。
  「北边是好消息,不说也罢。南疆的情况可以想见,神殿军团节节败退,楚越大军已经完全深入我法斯特南疆腹地了。还有二个情况,那就是我们派往英西帝国和鲁甸的密使回来了,也带回了一些新的问题。」于凤舞也立刻进入状态,简要的把这两天叶天龙所不了解的情况说了一遍。
  「重点说说使者带回的情况l」叶天龙急切道,显然他的关注点在外围。
  「照目前情形来看,前番计划我们失败了。楚越、武安和亚素侵入法斯特的步伐一刻也没有停止,而我们想利用金钱政治拖住他们的计划并未起效。」晨月接过话头,向叶天龙说明了情况。
  叶天龙点点头,沉吟道:「前番计划失败,倒又激发出一个机会。」
  此时,听完所有情况的月如也点头附和道:「不错,这正好又为我们开创了一个新的活动机会,加上人人都喜爱的金钱,我想对他们的诱惑力会更大一些的。」
  「月如姐想怎样做呢?」晨月在某种程度主是与月如相通的,她马上细问。
  「陛下定然想在我们之前了,就听听陛下如何说吧!」月如斜眼看了一下叶天龙,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我不过是受陛下的启发,真正的谋划还需要陛下详加指点。
  「呵呵,那就由我来说说,如有不周之处,各位夫人可不能袖手旁观哦!」叶天龙一下在众女面前要像模像样做件正规事情,竟也显得有些忸怩。
  不过,他活动活动面部肌肉,很快就严肃起来道:「不过,我是这样认为的,前番我们的失败不是谋划不到位,而是对方确实拿捏不準,无法做出我们所期望的行动。而如今的情况不同了,就拿英西帝国来说吧,现在与其相邻的亚素、武安和楚越三国,均已倾力举兵侵入我法斯特腹地,这块他们所谓的泥潭已不是想抽身而退就能轻易做到的,而如果他英西只要稍有一位明眼人就知道,趁此对手陷入法斯特战争泥潭当中的机会,如若再不进行一番开疆扩土的行动,那他们就真的无可救药了。」
  「如此说来,我们另外一个目标鲁甸的状况也应如此喽?」于凤舞笑道。
  「我的理解是这样的,毕竟他们的情况跟英西有着十分相似的因素。」叶天龙点了点头,一副胸怀天下的模样答道。
  「既然如此,陛下,我跟晨月妹子是否可以立即採取行动了?」月如知道干这种事情,也非得她属下的万艳会和晨月遍布大陆各地的玉鸣阁来完成,又见所议一切也未出她的判断,于是果断请命。
  「不不不,此次不光你们两位出马,我们要把这盘棋布大一些。」叶天龙忙摇摇头应道。
  「陛下,您还要怎么做?」这次,月如可真是未能猜透叶天龙的意图。
  「这次,我要公然派出使臣出访这两国,你们的任务跟以前没有区别,极力促使他们国内的主战分子发出参战的声音就可以了。」叶天龙眼睛微微瞇了一下,那神情确实似在布置胸中的一盘大棋。
  「我明白了,这就叫远交近攻!」月如领首吟道。
  「不,虽为远交,但却不是近攻,我们是被动防守。不过,但愿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叶天龙打断月如,目露精光道。
  「那好,此事就依天龙所言,大家分头行事。下面,我们再来讨论一下南北东三面作战的情况吧!」于凤舞见此事基本议定,便引导大家进行下一阶段的讨论。
  于是,接下来大家便就目前面临三面作战的情况做了详尽的研究讨论,待他们这个所谓的内阁商讨出初步结果之后,再着法斯特行政各部一一具体施行。
  派往两国的使者,再也没有比计无咎和鲁图先更合适的人选了。
  他们本就十分了解当下大陆局势,又加上出发之前叶天龙对他们面授机宜,因此,他们此行可是抱定了必胜之心,一定要完成这个足以影响整个大陆格局的出使任务!
  先说鲁图先到达英西帝国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前去觐见他们的皇帝陛下,而是当夜就去拜访了七王子高奇。
  宽敞的花厅当中,英气逼人的高奇接见了鲁图先。
  望着来人递上的礼单,高奇哈哈一笑道:「是你们天龙陛下叮嘱你,到达英西的第一件事,不是马上递交文书,等待我皇的接见,而是先来找我吧?」
  「王子殿下英明,我皇的确叮嘱臣下,一定先要拜访王子殿下。他这样告诫臣下,最先拜见王子殿下,不过是提前向王子殿下施行君主之礼而已,我皇……」
  「住口!」鲁图先还未说完,高奇就冷喝一声,打断了他的话语。
  望着一脸冷峻的高奇,冰血鬼族的男人并未惊慌,而是接着说道:「王子殿下大可以放心,本使此番前来殿下府上,确信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既然殿下心情不好,本使自当告辞,不过,本使还是希望殿下抽空去这个地方,一定不会令殿下失望的!」
  说着,鲁图先将一张字条压在了高奇刚刚放在茶几上的礼单上,续而后退几步,转身逕自离开了。
  望着这个有些傲慢的身影,高奇扭身拿起那张字条看了一眼,只见上书「中城玉鸣阁」五个大字,旁边画有一个蓝色如意的图案。
  复又拿起那张礼单看了看,他不禁喃喃自语道:」这个叶天龙还真舍下本钱,看来得走一趟喽!」
  说话间,他朝身后挥挥手,立马从暗处行来两名男子。其中一个羽扇纶巾,一撮精緻的小山羊鬍须微微翘着,摆明了一副头号参谋军师的模样。而另外一名则精壮无比,一丝不苟的表情体现出他的职业素养,看来此人是不离高奇左右的贴身护卫。
  「方先生怎么看?」高奇问那位军师模样的男人。「此人胆识过人,由此可见叶天龙此番出访一定势在必得。从他转述叶天龙的话来分析,我们倒是可以好好利用一番。陛下如今年事已高,对于朝政也日趋鬆懈,国内外又有如此良机,殿下可以闻风而动了。」方先生手摇羽扇,轻轻踱着方步来回于高奇左右,微瞇着眼睛说道。
  「看来,叶天龙一定有话带给我,儘管他想什么,已经再明确不过了。」高奇点点头,以猜想的口吻肯定道。
  「我觉得殿下不妨走一趟,就趁现在!」方先生一拍羽扇,断然道。
  「现在?」高奇疑问道,在他想来,即使去,也不该在今晚,那样岂不让鲁图先笑话!
  「既然注定是要进行合作,讲究这些就没有必要了。从现在开始,殿下可不能再犹豫不决了,我们只能跟时间赛跑,顾不得这些了。」方先生突然立定,目光坚定地望着高奇说道,同时看了一下身旁那个男人。
  「那好吧,我现在就去!」高奇望着方先生的眼睛,似乎根本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一般。
  「放心去吧,有申罡陪着殿下,没有问题的。」方先生向高奇点点,又朝身旁男子道:「保护好殿下,具体细节,我想不用再多说了吧!」
  那名叫申罡的男子一抱拳道:「请殿下和方先生放心,属下定当不辱使命!」
  「走吧,我们出发!」高奇一挥手,逕直朝厅外走去。
  话说鲁图先先一步回到玉鸣阁产业住处,心里还在盘算有没有可能今夜高奇就会前来造访。
  因为在他想来,似乎光凭叶天龙一句话,还不至于产生那么大的吸引力吧!至少,自己恐怕也得等上几天,能够在英西帝国的皇帝陛下召见之前再次见到高奇,也许就不错了。
  然而,他刚想拾掇一番準备休息,却听到外面来人的响动,顿生警觉,转身朝屋外走去。
  望着出现在面前的两人,鲁图先眼睛里闪现过一丝明亮的光芒,在昏暗的灯光下面,显得更是诡异。不错,出现在他面前的,正是英西帝国的七王子高奇及他的贴身随从申罡。
  「恭迎王子殿下,快请进!」鲁图先压着嗓子,往旁边一处小院引道。
  高奇及申罡敏感地扫了週遭一眼,没再说话,便跟进至那座精巧的小院。一入院内,便扑鼻而来一阵奇异的香气,顿时令高奇神魂一滞,太迷醉了,他几乎能够肯定,此中必定有一女子。谙熟风月的他知道,这是一种女子很少使用的香薰味道。
  进到一间东楼布置风格的房间,三人席地而坐。
  高奇开门见山道:「我想知道,天龙陛下有何口信,使者先生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回王子殿下,我皇带给殿下的话已经告诉殿下了,并未有其他叮嘱。」鲁图先不慌不忙,先为高奇斟上一杯酒才道。
  「你说什么,那你请我至此,有何用意?」高奇显然大为光火,他大半夜到这里来,可不是为了喝杯酒的。
  「殿下切莫生气,先来喝上几杯,再听我细细道来,可否?」鲁图先端起酒杯,就递到高奇面前,一副不卑不亢的冷峻模样。
  望着男人这副嘴脸,高奇似乎也是没有办法,既然已经连夜赶来,说明自己已经显露了底牌,如若再一副端着的架势,那就显得幼稚了。
  蓦地,他俊朗的脸上挤出了一副笑容,端起酒杯跟鲁图先碰了一下,便一饮而尽。
  高奇空杯悬空,道了一句,「好酒!」
  鲁图先逕自为二人斟酒,一连这番饮了差不多一壶,才斜眼看了一下高奇,举手「啪啪」拍了几声。
  片刻功夫,房门被拉开,低头进来一位身着东倭服饰的女子,手托一精緻托盘,上面摆放着一壶酒和几样精緻小菜。
  只见她低眉顺眼,踩着细碎脚步行至几位男人座前,双膝跪地,然后慢慢将小菜、美酒奉上,这才又慢慢起身,踩着细碎脚步出门而去。
  高奇的眼睛几乎要直了,直到房门关上,他依然将目光投在那里。
  方纔进来的女人,他分明在哪里见过……对了,好似那次在艾司尼亚见到叶天龙的时候,那个努力侍奉叶天龙的女奴!她怎么会到英西来呢?
  高奇迅速地思考着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