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影音先锋av撸色_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_日韩av 在线 青青草_日本av在线视频bbw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517sx.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六章 五凤朝阳

时间:2018-01-14 「天龙身上的魔性开始爆发了!」
  面对着眼前的莺莺燕燕,于凤舞郑重地说道。她的视线依次从柳琴儿、晨月、绾贞、龙灵儿的身上经过,最后落到了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战士身上,站在于凤舞的旁边的是田恬。
  看到众人都是一脸不解的神情,于凤舞进一步说道:「你们没有觉得天龙今天的表现非常奇怪吗?」
  龙灵儿首先奇道:「大姐,这有什么不妥吗?今天叶大哥的表现十分出色啊!一个人就击溃了大部分的山贼,真不知道叶大哥发怒的时候会这么可怕!」
  辛西雅也点头道:「公子的功夫进展得实在惊人,我们应该为此高兴的啊!」
  「就是,天龙今天是大发神威,一举让所有的将士为之折服,他们现在的士气非常高涨啊!」柳琴儿也说道:「只是他会收下计无咎这样的山贼,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于凤舞微微摇头,望了望辛西雅,再看看龙灵儿,轻声道:「一个是神族的无敌战士,一个天生讨厌阴邪之气的龙族,你们竟然会毫无察觉,难道说你们已经完全接受了天龙,受到他的感染了吗?」
  晨月在一边轻笑道:「姐,难道你不是完全接受了天龙吗?」
  于凤舞的脸色一整,不快地说道:「我们现在说的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不要开什么玩笑了。」
  晨月吐了吐舌头,收敛了笑容,道:「老实说,我欢迎天龙现在的变化,横扫千军的霸主气势,绝不是任何人都有的。对敌人出手无情,处事冷酷果断,这才是真正的霸主之相!」
  于凤舞久久地望着晨月,半晌才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这样说的,而且我看你对天龙他收下计无咎这个人做随军参谋一事,也是同意的。」
  晨月笑道:「大姐真是知道我的心。不过我也不喜欢计无咎这个人,他的阴暗面太深沉了,这可能和他的个人经历很有关係。但在用人上,天龙的部下中应该有这样的人,一个团体中,一定要有人做坏人的!」
  晨月的最后一句话让大家都笑了起来,这是什么样的逻辑吗?一个团体中如果有坏人的存在,那就麻烦了,这个团体一定会出事的。
  但是于凤舞并没有笑,而是轻轻地点头,将话题拉回到叶天龙的身上。
  「如果说天龙是真的武技大涨,那绝对是一件好事。但现在他的武技这样突飞猛进的提高,是因为他的心中引发了强烈的魔气。正是这种魔性的爆发,让天龙的武技突破了自身的限制。」
  「师傅在那次事件之后,曾经和我说起过。天龙体内所隐含的暗黑魔神之气并没有完全消除,大部分的魔神之力是被玉珠妹子得去了,但天龙体内留下的却是最基本的魔神之力,而且这一部分的魔神之力和他体内的一股魔神的元气牢牢地结合在一起,当天龙的愤怒累积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引发心中的暴戾之气,而这种暴戾之气刚好是魔性爆发的引子,这样一来,天龙的身心就会开始魔化。」
  众女都知道于凤舞说的师傅就是王师,对于王师的话,自然是深信不疑。
  「魔化之后,将军会变成怎么样呢?」绾贞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就是魔人啦!」柳琴儿抢着回道。而此时龙灵儿和辛西雅都是微微皱眉,龙族的人和神族的人自然知道魔化的后果,那就是心性大变,无情无义。
  于凤舞望了晨月一眼后,才对绾贞说道:「杀戮成性,冷酷无心,这样的人除了让人害怕之外,没有人会喜欢的!」
  晨月抿起形状优美的小嘴,柔柔地说道:「大姐,我知道天龙真的变成那样就不好了,但我认为他现在缺乏为上者的某些素质中,就有这个『决』字,果决和铁腕对于一个兵家是必须的。」
  「这些东西以后再讨论吧!」柳琴儿在一边急切地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于凤舞望了一下绾贞,道:「当然是需要我们的绾贞妹子出马了!」
  「我吗?」绾贞十分惊讶地抬头望着于凤舞:「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而且一点功夫也不会。」
  于凤舞微微摇头道:「这个不需要你会什么武功,也不需要什么别的东西,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办法,就可以让天龙的魔气平复下去。」
  听完于凤舞的解说,众女才明白原来王师当日也留下了解救之法,当叶天龙的魔气发展到难以控制的时候,就用「五凤朝阳术」化解掉他体内多余的暴戾之气,去芜存真,对于叶天龙的功夫不无裨益。
  之所以要绾贞的加入,是因为这个「五凤朝阳术」中最后需要的是一位处子的阴元,而且这个是最关键的地方。
  「本来也可以从金凤卫中找一个,她们都是决心和我同进退的。」于凤舞最后说道:「反正绾贞妹子也是自家的姐妹,早晚都要经历这样一次的,既然如此,迟还不如早。」
  柳琴儿看到绾贞的脸颊红红的,便笑道:「放心吧,我们会照顾你的!」
  一听此话,绾贞的脸更加红了,羞得声音几乎低不可闻,喃喃地说道:「绾贞一切都听大姐的安排。」
  于凤舞落落大方地说道:「大姐也不拿你当外人看,所以说得很直接,你好好听着。」说罢,她开始向绾贞仔仔细细地传授起床第之术,教绾贞如何吐纳,如何运气,要採用什么样的姿势收功。
  这些听在曾经沧海的娘子军耳中,自然是浮想联翩,从而会意地微笑,但落入根本没有经历人事,甚至连一点也不知道的绾贞耳朵里,更是让她羞不可抑。
  要知道她以前跟着阳建这样的男人,又一心沉浸于厨艺之中,何曾听过这些?不过这个时候,其他的人都去準备,也没有人会以此取笑她。
  叶天龙梳洗完毕,又和计无咎谈了一会儿,将青峰山上这些山贼底细全部问清楚之后,又仔仔细细地问了关于天坑的一切情况,最后决定在这个月的二十日出发前往天坑寻找神剑的下落。
  计无咎更是提出了由他随同大军前往青峰山,将剩余的山贼一网打尽。叶天龙自然是毫无疑义,马上召来了范铜,让他和计无咎一起带着二千僱佣兵前往青峰山剿灭司涅克的残余力量。
  处理完事务,回到房间已经是深夜了。正在犹豫到谁的房间里去时,田恬已经出来相迎,告诉叶天龙于凤舞她们已经在等候了。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叶天龙一时摸不到其中的缘由,他也懒得去想,便马上随田恬去了。
  推开房门,一股暖暖的春意立时从房间里面涌出。因为整个室内不但有名贵的大暖炉,四壁也有四具暖炉发出炽红的火光,将整个房间弄得温暖如春。
  这一间大型的绣房中的陈设高贵而不富丽奢华,摆设得很有风格,一张加大的绣榻,绣帘画屏罗帐锦衾,无不美轮美奂。房中还有一张白玉案几,两具披锦的绣墩,案几上有暖炉,炉上调了一只来自东方的景泰蓝珐琅茶壶,茶盘之内,是与茶壶同质的四只茶杯。
  这时房中是灯火明亮,品流极高的脂香在房中幽幽流动着。
  让叶天龙最感兴趣的自然是靠里墙的那一张软绵绵香喷喷,锦被豪华温暖的大型绣榻,一袭巨大香罗帐深垂,将这绣榻完全笼罩起来,帐上绣了千万朵梅花,在几乎透明的香罗纱上,花朵显得极为突出而美丽。
  此刻床上有四位千娇百媚的天仙美人,一袭薄薄的蝉纱下丰润细腻的娇躯玲珑有致,各具特色。相互嘻笑逗乐中,娇躯不时扭闪移掠,更显得她们的体态是如此的轻盈,婀娜多姿。
  虽然隔着双重的纱,但叶天龙锐利的眼睛早已看得真切,当薄薄的蝉纱在她们的娇躯轻转之间微微掀动,露出的几许细腻肌肤也更显得肤如凝脂,温润滑腻。
  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看到这样香艳的场面,见到如此艳丽动人的佳丽,都会难以自持,更何况是好色的男人。
  从战斗的时候就感到无穷的精力顿时爆发出来,让叶天龙的心神激荡,一股无名的慾火猛然由小腹间汹涌而出,让他再也按捺不住了。
  眼中现出了异常的光芒,叶天龙直闯香榻,他的出现引起了这几位美娇娥的尖叫不止,这种的欲迎还拒更是让叶天龙情动如火。偏偏这个时候,于凤舞她们故意只是挑逗他,却不让他上手。
  终于让叶天龙到了双目尽赤的地步,他再也忍耐不住,不管于凤舞她们如何挑逗也不理会,只是一把抓住了躲闪不及的晨月,整个人合身压了上去。
  于凤舞也知道差不多了,这个时候叶天龙体内的情火已经沸腾到了极点,正是最心浮之际,她朝龙灵儿一打眼色,两个人一左一右贴近叶天龙的身躯,两双玉手不着痕迹地落在他身上,催动他体内的气机运行,这一下子有如火上加油,叶天龙更是情难自禁。
  晨月感到这次叶天龙的确是不同往日,每一次的冲击强烈无比,虽然没有往日的花巧,刺激却是更加剧烈,片刻的时间,她就已经身软目迷,在激情的拥抱中花心大开,败下阵来。
  早在一边等候的柳琴儿马上接替,但她也支持不了多久,一阵轻哼呻吟之后,她也丢盔弃甲,魂游天外。
  当叶天龙进入于凤舞春潮涌动的桃源仙府里,一阵销魂散魄的舒适爽意马上涌上心头,让他的情绪更加亢奋。
  于凤舞默运玄功,她娇躯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变得如水之柔,体内更是发生大张、柔软、伸缩自如的变化,让叶天龙感到如登仙境一般。
  绾贞坐在里间,呆呆地看着眼前如此火热的场面,脸上早已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她没有想到高贵端庄如仙女一般的姐妹在床上居然会变得如此……如此……
  她一时想不起来该用什么样的形容词,同时一种怪异的感觉从内心深处涌起,让她有些坐立不安。突然间绾贞感到自己嗓子发乾,心跳也加快了一倍以上。
  赤裸的五人在床间起伏耸动,阵阵莺啼燕语不绝于耳,激情充涨的享受着人世间美妙绝伦的滋味……
  于凤舞的一声尖叫把绾贞的神志唤回,她蓦然想起是她出场的时候。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蝉纱,根本无法遮住丝毫的春色,相反的,这种欲遮还露的感觉更加怪异。
  咬咬牙,绾贞强忍心中的羞涩,走向了那张春意浓浓的绣榻。
  她出来的正是时候,于凤舞她们轮番上阵,已经是欲振无力了。不过于凤舞她们也成功完成任务,将叶天龙的暴戾之气引导消解。
  意气风发的叶天龙环视躺在绣榻上的一众美人,正要选择一位时,突然听到细碎的脚步声,回头一看,顿时眼睛一亮。
  一朵娇娜柔媚的出水芙蓉飘然而至。薄薄的蝉纱根本无法挡住叶天龙锐利如电的神目,绾贞那白净的皮肤,像晶莹白洁的羊脂白玉凝集而成,杨柳枝条一样柔软的胳膊,修长匀称的玉腿,足以使人心蕩魂飞。
  随着绾贞的脚步,酥胸前那一双凝霜堆雪的玉乳,在空中刻画出优雅的曲线。下面朦胧的蝉纱里那神秘又美妙无比的三角区域,显示着它无可抵抗的魅力和女人无可比拟的骄傲。
  看到叶天龙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睛,绾贞所有的想法一瞬间全部灰飞烟灭,她不知道该如何做了,脑中一片的空白。
  叶天龙跳下绣榻,一步到了绾贞的跟前。少女身上的特有香泽,使他的心跳陡然加快,他的大手一把搂住绾贞的小蛮腰,邪笑道:「小亲亲,你来给我送什么好吃的吗?」
  绾贞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小脸通红,口齿微微颤抖。看到绾贞这样的表情,叶天龙更觉得兴奋,搂着她上了绣榻,将她放在自己的怀中。
  「既然没有别的东西好吃,那我只有吃了你了!」
  叶天龙喃喃自语,手摸上了她温润如玉的酥胸,绾贞的姿色应该说是非常普通的,只是青春少女本身就是美丽的,而让叶天龙心动的是她的肌肤,真个是温润腻滑,滑不留手。
  绾贞的整个娇躯在叶天龙的怀中轻轻颤抖着,洁白无瑕晶莹如玉的胴体更是因为娇羞不已而染上了一层美丽的粉红,那种少女的醉人之处,让叶天龙兴奋莫名。
  叶天龙望着绾贞的檀口,低声道:「你这张小嘴,生得真是娇美可爱。来,来,让我品嚐一下你这张又甜又娇的嘴唇,肯定赛过往日里你做的冰镇杨梅汤。」
  说罢,右手挽住她的秀颈,一低头,双唇吻上了她娇艳的双唇。叶天龙只将嘴唇轻轻地一吻,就将舌尖伸入了她的小嘴里。
  绾贞在叶天龙的引导下,战战兢兢地伸出她那一条丁香小舌迎着叶天龙的舌头。
  于是,两条舌头开始缠绕吸吮起来。
  香软温滑的丁香小舌入口,立即将叶天龙的情慾引发了。少女口中特有的香泽,丝丝地沁入他的肺腑,流向他的四肢,使他感到了一种原始的需要。
  叶天龙把舌头伸入了绾贞的樱桃小嘴中,她灵蛇一般的丁香小舌马上与他接触了。
  叶天龙咬着她的丁香,拚命地吮吸着,舔咬着,吞噬着她舌尖中散发异香的玉露琼浆。
  在一边的于凤舞看到两个人的鼻息开始越来越急促,知道时机已至,马上一握住绾贞的小手,低声喝道:「提气回收!」
  声音一入绾贞的脑中,让她顿时一醒,只好强忍无边的舒畅,按照于凤舞之前所说运作起来,这时已经缓过气的柳琴儿她们也纷纷靠了过来,和于凤舞一起分别握住了绾贞的四肢,协助她催动全身的血气。
  叶天龙感到从绾贞的体内涌起一股强烈无比的吸力,牵引着他几乎要全部投入进去,与此同时,一缕细若游丝的阴凉之气从绾贞的体内缓缓流入他的丹田,心中那种狂躁之意顿时如冰雪消融,无边的快意涌上他的心头。
  当火烫之物冲击到绾贞的玉门里面,绾贞再也无法忍受从心底涌出的一股强烈快意,她的娇躯疯狂地扭动,四肢百骸好像都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之下,这种感觉绝对是难以用语言描述的。
  于凤舞苦笑着放开手,她知道这种快意的味道,不过也算是达成了目标,顺利地化解了叶天龙体内的狂暴之气,再看其他的姐妹,也是一脸的疲惫,不过她们的身心都是十分的舒畅。
  叶天龙从无边的快意中缓缓回过神来,望着绣榻上香汗淋漓的众女,再看看斑斑的战绩,突然说道:「谢谢你们,我现在感到好轻鬆啊!」
  于凤舞长舒了一口气,柔声说道:「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叶天龙点点头:「我是知道的,心中不知为何充满了一股狂暴的感觉,让我狂躁不安,时时想到杀戮,只是自己无法让这种心情平静下来。」说着,他伸手怜惜地抚摸着于凤舞身上的点点青红。
  「对不起,我刚才无法控制自己!真是让你们受苦了!」
  于凤舞含笑道:「你回复过来,我们就非常高兴了,吃点苦也是值得的!」说到这里,她轻轻眨了一下明眸,拉长声音道:「其实我还感到这样非常舒服啊!」
  叶天龙的眼睛一下子睁得老大,柳琴儿在一边轻推他的身躯:「你好好抚慰一下绾贞妹子吧!她可真是作出了最大的牺牲啊!」
  叶天龙回头望向绾贞,尤在回味刚才奇妙滋味的她立刻羞涩转身想拉被遮掩,不想被叶天龙一把抱住,柔声道:「来,我来抱着你一起睡吧!」
  说着,他伸手去抚摸那略带红肿的玉门,心疼地说道:「疼吗?」
  绾贞羞得更是无地自容。但在叶天龙半强迫之下,也只有柔顺的依偎在爱郎的胸怀内,娇羞无限的模样真是让人心动不已。
  龙灵儿也抱住于凤舞,高兴地说道:「姐,我们一起睡!」
  柳琴儿看了看晨月,伸手揽过她的小腰肢,状似无奈地说道:「他们都是成双成对的,那我们也只好互相照顾了。」
  众人不由一阵微笑。激情狂欢终有止时,但爱意却在他们中间更加深厚,这一夜,六人细语声一直持续了很长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