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影音先锋av撸色_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_日韩av 在线 青青草_日本av在线视频bbw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517sx.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风月大陆 第十章 杀机暗藏

时间:2018-01-14 过了几日,艾司尼亚的情况看起来依然是一切如常,帕里的人居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好像真的是来为法斯特和武安的联姻祝贺的。非但如此,似乎所有的人都变得安静下来,离婚礼的时日已经不多了,这种反常的情势让叶天龙暗自皱眉,表面的平缓之下,一定是在涌动着湍急的暗潮。
  虽然表面上吉里曼斯的人也没有大举出动的样子,但叶天龙从鲁图先的报告中知道吉里曼斯的人正在暗中全力加紧查探别府事件的蛛丝马迹。对此他只有暗中加强戒备,吩咐自己的属下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
  婚礼大典的前三天,按照法斯特的惯例,也为了招待各国来的使节,负责整个大典仪式的左宰吉里曼斯在自己的府第举行了一次招待宴会。自然东督叶天龙是列在被邀请的名单里面。
  叶天龙到达左宰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了,但无数的灯球将左宰府前面的广场照得亮如白昼,宽大的广场上井然有序地停着许多装饰华丽的马车,数以百计的左宰府家将则身着锦袍,腰挂短剑,手持长戟,精神抖擞,一副戒备森严的样子。
  也难怪左宰府会如此紧张,因为今天的宴会虽然说只是一个例行的招待宴会,可是吉里曼斯请来的客人都不是普通角色,其中包括了各国使臣,任何一位出点什么差错,都可能会引起一场动乱,甚至是外交事件。更重要的是,吉里曼斯的脸面那可就要丢尽了。
  「叶大人好!」
  刚刚将马车停好,早有吉里曼斯的那个秃顶管家迎上来慇勤招呼叶天龙一伙,将他们领进了主宅。
  叶天龙是第一次来吉里曼斯的左宰府,不禁暗惊这座府第的宏伟华丽,虽然说在规模和气势上不如无忧宫,但布局的精巧细緻上则还要更高出一筹,看样子绝对是出自高手名家之手。
  左宰府同样是採用大陆流行的左右对称格局,三重六进的主宅坐落在主轴线上,两边延伸过去的是精美绝伦的抄手游廊,与之相连的就是左右对称的辅楼,中间则是构思精巧的庭院,奇花异草,假山堆砌,流水环绕,可以想像当初建造这座府第所花费的财力物力。
  叶天龙发现这左宰府的每一进的院墙都是又高又厚,而且一进比一进高,再配以两边的高塔,如果发生战事,将包铁的大门一闭,这个左宰府就是一座非常坚固的城堡。
  「这座府第是由我家主人聘请天机先生设计,历时八载才完工,大人觉得还可以吗?」
  看到叶天龙在仔细观察左宰府,秃顶的管家含笑向他解释起来。天机先生是大陆上最着名的土木大师,在工程上的造诣较之鬼大师还要高明,只是近十年来已经听不到这个人的任何消息。
  「对于这些,我可是个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先生问我,岂不是问道于盲吗?」
  秃顶的管家闻言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在转身的时候,眼中的神光一现,被跟在叶天龙身右的玉珠眼尖看到了,趁他不注意之际,凑到叶天龙的耳边低声道:「公子,这个家伙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高手。」
  叶天龙的眼神微微一凝,玉珠口中说不错,那么这个秃顶的管家应该是非常厉害的高手了,自己本来就对这个家伙有种莫名的防备,看来这感觉没有错。
  才踏上中宅的台阶,站在两边的俏丽侍女含笑盈盈俯身施礼,接着从里边响起了三声鼓。
  「东督叶天龙叶大人到!」
  唱门官中气十足的声音在众人的耳朵里迴响,吉里曼斯笑容满面地迎了出来。
  「没有出门降阶相迎,还望天龙见谅啊!」
  吉里曼斯爽朗的笑声,诚挚的表情无不给人一种真切的感受,虽然知道这个家伙是在拉拢自己,但叶天龙还是感到十分受用。他也摆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连声说不敢。
  「左宰大人实在太客气了,只要大人一声通知,我还不立马飞奔而来!」
  吉里曼斯大笑着拉起叶天龙的手进了宽敞的大堂。大堂上早已坐满了许多人,这样的阵仗叶天龙倒是第一次看到,这些家伙与其说是来赴宴,不如说是来向别人展示一下自己的实力。因为前来赴宴的都是各国的权贵,他们为了显示声势和实力,每个人都带来了大批的高手护卫,跟着进来坐在后面席位的大都有数十位。
  吉里曼斯亲自将叶天龙带到预设的席位上,这样的待遇自然让席上的某些人感到不舒服。玉珠和辛西雅她们自然跟着坐到叶天龙的后面,这一群美丽的女人带给人们的视觉感受是非常强烈的。一坐下来,就有很多人暗暗对他们指指点点,想来也是,任何一个人带着这么多的美女护卫,不引起轰动才叫奇怪呢!
  叶天龙刚刚坐定,就见到一个僕从急急忙忙地进来,在吉里曼斯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吉里曼斯的脸色便微微一沉,挥手将这个僕从打发走后,他含笑对叶天龙说道:「不好意思,有一位贵客上门,天龙你先坐一下。」
  看着吉里曼斯疾步离去的身影,叶天龙心中暗暗好奇,到底会是什么样的贵客,居然惊动这位左宰大人,要他亲自出迎,而且看他刚才的脸色,好像还是非常不情愿的。
  心下思忖,叶天龙的眼睛也没有闲着,他开始仔细打量起大堂里的情况。
  今天的宴会採用的是分席模式,朝南的便是主家席,正对着大堂的门,只有一席,看来是为吉里曼斯準备的。其他的席位都是摆在两边,左右各有十个主客的席位,每一个席位的后面都布着三层的后席,呈扇形的分布,是给主客的护卫随从安排的。
  因为大堂十分宽敞,席位摆得比较开,主客的席位之间相隔也比一般的布置大,就算是这样的布置,大堂靠近堂门的那边还是空了非常大的一段距离。
  所有的席位都是面向大堂的中间那广阔场地,那里铺着雕花的地砖,是用来表演歌舞的。
  在已经到席的宾客中,叶天龙认识的不少,大都是艾司尼亚有头有脸的豪门权贵,其中就有他的老朋友杰夫特,杰夫特的身后坐着高高矮矮的二十位男女,手持军扇的乔赫然在后面的第一席,看来他这个首席部下的地位十分明确。
  见过一面的武雄义正坐在叶天龙的对面那一席,吉里曼斯的安排还真是巧妙,让他们两个人是抬头不见低头也见。见到叶天龙望过来,武雄义十分有礼貌地点头致意。
  在武雄义的身后,叶天龙没有看到那两个他最讨厌的家伙,就是被玉珠称为大小杀神的高巨和艾小小。武雄义居然将大小杀神带在身边,这不禁让叶天龙感到一丝奇怪,因为任何一个权贵,如果拥有像大小杀神这样的高手,是一定会带在自己身边的,有这样两个高手护卫,自身的危险就相对要减少许多,甚至可以说相当于多了一条命。
  心存疑惑的叶天龙仔细观察了一下现在跟在武雄义身后的那些人,看样子好像都是一些年纪不大的护卫,但看到前面的那个白面无鬚的青年人,他心中不禁暗暗一惊,从这个人挺坐的姿势,稳如山峰的神采,无不显示出高手的风範。显然武雄义的手下也是大有能人在。
  其余几席也都是艾司尼亚极具身份的人物,如礼部的尚书大臣哈德沙,财政部的尚书大臣维伦等等。他们正凑在一起聊天,见到叶天龙都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又继续他们的对话,叶天龙虽然有些好奇他们对话的内容,但也没有时间去了解。
  视线转到自己这边的席位,叶天龙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是帕里的麻布里,他正用不含任何感情的眼神盯着叶天龙,让叶天龙不禁感到一丝从心底泛起的寒意。而他身后的那几个护卫更是用一种恨不得将他撕裂的眼神怒视着,因为他们是来自高岳族的好手,对于这个杀了自己不少族人的男人自然是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这个岩石男,真是太讨厌了!」
  叶天龙嘀咕了一声,然后将视线移开。在这样的场合里没有看到克里夫,也算是一件好事,不然的话,在宴会上被太多的人这样盯着的感觉实在是不好过。
  「叶大人不论在什么地方都是大家注意的焦点啊!」
  一个矮胖的男人举着酒杯向叶天龙走来,圆鼓鼓的脸不笑还好,一笑简直活脱脱就是青蛙脸一般,偏偏这位仁兄还没有一丝觉悟,笑得十分热情。
  叶天龙强忍心中的笑意,也笑容可掬地应道:「请恕天龙我眼拙,阁下是……」
  「这位是并州的小城主赵子义赵四公子,法斯特军中最为优秀的后起之秀!」
  不知何时,杰夫特已经来到他们身边,十分熟悉地为两个人介绍。
  叶天龙的心中打了一个突,这个青蛙脸的矮胖男人居然就是被誉为「并州鬼狐」的赵四公子,北方军团的军团长赵无忌最得意的儿子,这个法斯特军中的后起之秀,被许多人认为是下一任北方军团的军团长最有力的人选。
  走到叶天龙身边的赵四公子和叶天龙一比更显平庸,他的身材要比叶天龙矮上两个头,腰围却要比叶天龙大上一圈,木桶般的身子绝对是极其恰当的形容,而且还是一脸的酒色过度,鬆弛的双颊让人怀疑这个家伙很到底是不是将门之后?
  但叶天龙从赵四公子那双大大的水泡眼中却看到了一丝利剑般的光芒,也许是和于凤舞龙灵儿她们相处渐久的缘故,叶天龙感到自己的灵觉越来越敏锐,他从这个矮胖的青蛙男身上看到了他身上可怕的另一面。这是一种非常古怪的感觉,叶天龙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好像是被一条可怕的毒蛇死死盯住一般,他的心底将这个家伙打上了极度危险的标籤。
  「杰夫特大人太夸奖了,我哪里有叶大人这样的实力啊!」赵四公子站在比自己高出两头的叶天龙和杰夫特中间没有一丝的不安和侷促,即使是他要从下往上才可以看到他们的脸。
  「叶大人才是法斯特军真正的后起之秀啊!不,不,应该是法斯特军中最具有实力的人物,半年的时间里从一个百骑长升到了东督的位子,除了叶大人以外,法斯特军中还谁可以做到?」
  赵四公子笑哈哈地说着,眼睛却溜到了叶天龙身后的女人身上,似乎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应该说这也是正常的现象,纵使像赵四公子这样见惯了绝色艳姝的话人,对于玉珠和辛西雅这样的美女还是让他感到心动不已。
  「真是一只讨厌的青蛙!」叶天龙在心中暗暗咒骂,脸上起却不还是堆起了一脸的笑容,说着言不由衷的客气话。
  「赵四公子太客气了,公子被誉为是法斯特军中最有前途的年轻将领,一代天之骄子啊!」
  听到这样的奉承话,赵四公子好像十分开心地大笑起来,但叶天龙却是十分清楚这个家伙并没有在意这些,有如野兽般的第六感让他明白无误地接受到了从赵四公子身上发出的敌意。
  对于这一点,叶天龙真的十分感谢龙灵儿和于凤舞,特别是龙灵儿,从她那里叶天龙得到了非常敏锐的感觉,虽然没有达到她们两个那样可以看穿别人思维的能力,但也相差不是很大,这足以让叶天龙十分满意了。
  杰夫特刚想开口说话,就听得门官洪亮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法斯特帝国三太子尤那亚殿下驾到!」
  「风之神殿艾琳碧丝小姐驾到!」
  满场的声音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大堂的入口处。一时间除了门官的余音在慢慢缭绕之外,几乎连一丝的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尤那亚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已经够让人吃惊了,居然还是和一个风之神殿的重要人物一起出现在这样的场合,这就耐人寻味了。
  艾琳碧丝是风之神殿的宗主亲传弟子,一身的武技出神入化,而且据说还是天神的后裔,拥有传说中的「天人之眼」。在大陆游历的三年间,行过无数的神迹奇事,建立了崇高的声望,在人们的心目中甚至于是神的化身。
  叶天龙的心霍霍直跳,眼睛紧紧盯着入口,他在西江的时候也听过不少关于风之神殿和这位艾琳碧丝的传闻,没有想到可以这么快就见到。
  在众人的瞩目中,艾琳碧丝姗姗而至,顿时堂上的灯光都似乎为之一暗,所有的讚美之词都无法形容她的绝世风采。叶天龙这些日子以来天天都是对着于凤舞等人间绝色,但一时之间他还是感到一阵发呆,更不用说是堂上的其他男人,个个是眼睛发直,叶天龙身边的赵四公子更是目瞪口呆,张大的嘴巴也忘记了合。
  玉珠和辛西雅都是极其出色的美女,其他的女神战士也不差到哪里去,但叶天龙不得不承认她们比起艾琳碧丝来,还是差了一级。特别是艾琳碧丝在清丽秀雅中透出一种圣洁无匹的气息,让人不敢兴起一丝亵玩的杂念,定力差的人甚至于会产生顶礼膜拜的冲动。
  在她的身右是丰神如玉的尤那亚,俊美的脸庞上挂着让女人迷醉的微笑,潇洒地步入堂内。而吉里曼斯则是走在艾琳碧丝的身左,虽然胖胖的脸上满是笑容,但叶天龙却从中看到一丝不安和震惊。
  看着尤那亚神采飞扬地和众人打着招呼,不时慇勤地为艾琳碧丝介绍,叶天龙突然间领悟到吉里曼斯为什么会有那样的表情。尤那亚这一个举动很明显是来向吉里曼斯示威的!
  本来这次的招待宴会是吉里曼斯唱主角的戏,他可以借此机会显示自己的实力,以此提高自己的声望。但尤那亚的不请自来,而且还是和风之神殿的艾琳碧丝一起出现,分明是要横插一脚,同时让参加宴会的人知道大陆上最具有影响力的神殿之一风之神殿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以此来打击吉里曼斯。
  而对于吉里曼斯来说,尤那亚陪同艾琳碧丝的出场更有另外一种意味。这说明了尤那亚开始向自己全面开战了。那天别府的被毁,公孙大娘的失蹤,吉里曼斯隐隐约约猜到是尤那亚做的,因为纵观艾司尼亚甚至整个法斯特,具有如此能力和胆量的只有尤那亚一个人而已。现在尤那亚又是和风之神殿的人一起来到自己的宴会上,这已经破坏了两个人之间心照不宣的约定,彼此之间不会明着插手对方的事务。
  从现在开始尤那亚要和自己做正面的交锋了!
  吉里曼斯的心中有了这样的觉悟,这也说明尤那亚已经沈不住气了,也正说明了自己的计划是行之有效的,因为自己的势力发展已经超过了尤那亚的想像,让他只有提早和自己对局。这其中,可能和驻扎在并州的北方军团倒向自己这一边不无关係。
  想到这里,吉里曼斯看了一眼正站在叶天龙身边的赵四公子,见他眼睛直随着艾琳碧丝的身影,心中不免感到奇怪,「这样一个家伙居然会是北方军团下任军团长的热门人选,鬼狐的外号是怎么来的?」
  吉里曼斯毕竟是老狐狸,见到尤那亚大有反客为主的架势,连忙长笑一声道:「三殿下和艾琳碧丝小姐突然造访,真让吉里曼斯感到诚恐诚慌,手足无措啊!招待不周之处还望两位海涵!」
  尤那亚微微一笑,还没有答话,吉里曼斯已经抢着说道:「三殿下还是请上坐,招待艾琳碧丝小姐的重任还是交给我这个主人来吧!」他忍不住暗中点一下尤那亚,今天的主人是我不是你。
  尤那亚自然明白到这一层的意思,他今天来的目的也达到了,自是笑笑随僕从入座了。
  吉里曼斯转而望向艾琳碧丝,「实在不好意思,不知道芳驾光临艾司尼亚,没有专程奉上请帖,是我的失职啊!」
  「哪里,是我太唐突了些!」艾琳碧丝莺声呖呖,脸上带着静静的微笑,「听说左宰大人举行招待宴会,还请到了歌舞大师如姬小姐,我实在想见识一下。」
  吉里曼斯遗憾的说道:「真是抱歉,因为如姬小姐要準备七天后的演出,她现在正在闭门排演中,谢绝一切客人。」
  「这样啊,」艾琳碧丝略显失望,但很快就恢复平静道:「不过能和各位大人一会,也不虚此行。」
  这时候他们已经到了叶天龙他们的旁边,吉里曼斯欣然道:「这位是艾司尼亚的东督叶天龙大人,法斯特最年轻有为的将军。」
  「左宰大人说笑了!」叶天龙十分潇洒地施礼道:「在下叶天龙见过艾琳碧丝小姐!」
  他毕竟是见惯了绝色美女的人,现在已经完全恢复常态。
  在近处仔细打量这个美女,果然是美丽得无可挑剔。艾琳碧丝穿一身雪白的神官之袍,露在外面的一截如玉般的粉颈,有一种说不出的美感。一双清澈的美眸似乎可以看穿世间万物,让人不禁产生出无所遁形的感觉。她比于凤舞少了一种成熟明艳的风韵,但又多了一份圣洁的气,应该说两个人是难分高下,各有千秋。
  特别引起叶天龙注意的是,在他施礼的瞬间,从艾琳碧丝垂在额前的留海中似乎有一道锐利的神光闪现,这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如果说在叶天龙和龙灵儿合体之前,他根本不会有这么敏锐的感觉,但现在他已经越来越清楚的发现自己的这种能力。
  但等叶天龙用心仔细察看时,在艾琳碧丝额前那褐色的头髮之间却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艾琳碧丝似乎是也注意到了叶天龙的这个举动,她的美眸中闪过一丝奇异的神采,正要说话之际,站在一边的赵四公子已经急不可待地加进来。
  「赵子义见过艾琳碧丝小姐!」他虽然装出一副豪气,但配上其外表却是徒增可笑而已。
  吉里曼斯连忙将赵四公子和杰夫特介绍给艾琳碧丝,当然也不忘记大大的吹捧了赵四公子一番。
  赵子义眉开眼笑地问道:「请问小姐这次来艾司尼亚有何要事?子义可有效劳之处?」
  他是抓住时机向美女献慇勤,叶天龙不禁在肚子里暗暗发笑。
  艾琳碧丝淡淡地说道:「一些小事而已,不劳四公子大驾。」
  赵子义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吉里曼斯便开口请他们入座,然后他亲自领着艾琳碧丝往上方的席位去。临走的时候,艾琳碧丝又扫了一眼叶天龙,柳眉轻轻一颦,旋及便恢复其平静无波的神情。
  吉里曼斯的安排非常有趣,他将尤那亚排到叶天龙对面的上席,武雄义的旁边,而将艾琳碧丝却排到了叶天龙这边的上席,正好是在叶天龙的旁边,这样的安排自然引起那些艾琳碧丝的仰慕者强烈的不满,特别是赵四公子,简直就是恨不得一刀杀了叶天龙,好让自己取而代之。
  叶天龙心中也是暗暗苦笑,吉里曼斯这老狐狸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这不是摆明了给自己找敌人吗?如果说眼睛可以杀人的话,他现在已经被那些愤怒的眼神大卸八块都不止了。
  吉里曼斯双掌一拍,俏丽的侍女流水般的进来,宴会正式开始。酒过三巡,气氛开始热闹起来。大家相互举杯致意,很多的客人都纷纷向叶天龙举杯,祝贺他得到美女战神于凤舞的芳心,使得于凤舞为了他居然辞去军团长这样的军职。
  虽然尤那亚在叶天龙坐下时朝他含笑点头,却让叶天龙感到一阵发寒,这个家伙如此气闲神定,绝对没有什么好事,他似乎已经看到了笑容背后的杀机。
  「叶大人!」
  胡思乱想之际,听得身边传来一声娇美之音,是艾琳碧丝主动朝他打招呼了。
  叶天龙对她点头致意,心里还在想着风之神殿与尤那亚的关係,由于风之神殿在大陆上的深远影响力,如果说它们出面支援尤那亚,那么完全可以抵消掉法斯特神殿一系对吉里曼斯的支援力。因为虽说风之神殿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各国神殿之首,但大陆各国的神殿都是隐隐约约之中对风之神殿保有无上的敬意。
  「叶大人好像并不怎么喜欢和我说话啊!」
  听到艾琳碧丝这样的话,叶天龙的脸上马上泛起了一个微笑,压低声音道:「小姐误会了,面前有这样一个天仙美女,我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了,生怕会唐突佳人!」
  艾琳碧丝也低笑一声,「叶大人真会说话,难怪于凤舞于将军会爱上大人。不过大人对女人一向都这样吗?」
  叶天龙正色道:「哪里,我只有对着美女时才会这样的!」
  艾琳碧丝的脸上泛起了一个神秘的微笑,「那叶大人对绾贞小姐也是这样吗?」
  叶天龙一顿,他没有想到这个美女居然对自己的事情这么了解,连绾贞的事情也知道了。他苦笑道:「那只是一个……」
  他的话才说了一个开头,就听得尤那亚大笑道:「叶大人说这样的安排好不好啊?」
  叶天龙愕然转头看到尤那亚和众人的眼光都聚集到自己的身上,由于在边想心事边和艾琳碧丝谈话,他并没有注意到众人的谈话。见到大家都盯着自己,好像在自己的意见。他只好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却突然间身后的玉珠和辛西雅都发出低低的声音,心中顿升起大大的不妙。
  果不其然,众人马上爆出热烈的欢呼声,吉里曼斯也高兴地说道:「天龙真是豪爽啊!」
  叶天龙不解地回头望了一眼玉珠和辛西雅,但见她们还有那些女神战士都是一脸的不快,仔细一问,他也不禁怒气勃发。
  原来在叶天龙和艾琳碧丝交谈的时候,尤那亚故意将大家的话题引到了叶天龙和克里夫的一战上来,说叶天龙当时的表现如何出色,剑术如何高明。而吉里曼斯当时正好说到自己本来準备好歌舞来娱宾的,但因为艾琳碧丝来了,在圣洁的女神官面前不好出手,于是有人提议不如举行一场剑术表演。
  在好武技的战争年代,自然这样的提议得到了大家的赞同,也许是因为对叶天龙获得于凤舞的芳心感到嫉妒,又看到艾琳碧丝和叶天龙在那边轻声低语,一派亲密无间的样子,赵四公子提出来不如请叶天龙出场表演一番。
  「这不是拿自己当猴耍吗?」叶天龙几乎要站起来走掉了,却见到艾琳碧丝欣然道:「久闻叶大人的剑术高明,今日能得一见,真是荣幸啊!」
  得到美女的称讚,叶天龙的怒气顿时少了许多,他哈哈一笑,然后正色道:「小姐过奖了,在下的剑术实乃战搏之术,难登大雅之堂。」
  他想以此来推辞,不料尤那亚微微一笑道:「叶大人的意思是需要一个对手吗?这好办,我们这里一定有人乐意奉陪的。」
  话音未落,一个人从尤那亚身后的随从席位中跳出来大声说道:「叶大人,我来请教一二!」
  叶天龙仔细一看,竟然是克里夫!他转头看到艾琳碧丝这个美女的眼中闪过一丝得色,再看看尤那亚嘴角微微的笑意,顿时明白到自己是被这些个家伙算计了,尤那亚摆明了是挖一个坑让自己跳进去。
  只是克里夫怎么又会和尤那亚搅在一起,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这时候已经有人认出了克里夫的身份,不禁窃窃私语起来。
  但也容不得叶天龙多想,克里夫已经走到堂下,朗声说道:「前次承蒙叶大人的教诲,本以为再没有机会向大人请益。不想今天得此良机,叶大人真是爽快之人啊!」
  尤那亚看到叶天龙略显犹豫,便笑道:「叶大人别不是因为醇酒美色,使得握剑之手失去了力量吧?」
  吉里曼斯也已经明白到尤那亚是要对付叶天龙,他这时倒不急了,坐观其变对他来说是更好。他也哈哈一笑道:「三殿下此言差也,想于凤舞将军器重的人怎么会退缩呢?」他这话一是来点醒叶天龙,告诉他你行为还关係到于凤舞,同时也暗暗刺了一下尤那亚。
  果然见尤那亚的脸色微微一变,不管怎么说,于凤舞的确是他心中永远的痛,他痛恨叶天龙的最大原因也就是因为叶天龙得到了于凤舞。
  叶天龙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如果这个时候退缩的话,那真的以后休想在这些人面前抬起头,更何况这还关係到于凤舞,如果让别人说她选的丈夫居然是这样的人物,那么就太对不起她了。
  想到这里,叶天龙冷冷一笑,看了一眼艾琳碧丝,然后长身而起,大声说道:「好,今日就让你克里夫输得心服口服!」说罢,手按配剑,昂然行下堂去。
  叶天龙的这一举动,顿时引得众人一阵喝彩声,被美女战神选中的男人果然豪情盖世,一时间他们也将叶天龙那些奇奇怪怪的行迹放到了一边,真心为这个男人加油助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