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影音先锋av撸色_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_日韩av 在线 青青草_日本av在线视频bbw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517sx.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零九章 先奸后娶

时间:2018-08-09 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玲玉就如同听到催命符一样,吓得浑身一紧,双腿不由自主地夹紧了一下,顿时她感觉到夹住了我的手,于是连忙又将双腿鬆开站立。
  我见玲玉不敢声张的样子,胆子更大了,便有心要逗一逗身边这个美丽高傲的女人,于是我伸出手指,摸捏住玲玉的阴蒂,一捏一摸。
  玲玉被我这么一摸、一弄,便酥痒难抵,使得她浑身如轻微触电一般,酥、麻、酸、痒、热更是五味俱全,那种美妙的感觉,舒服的滋味叫她难以形容,嘴里情不自禁地「噢」了一声。
  但见到外面的人似乎还没有要走的样子,玲玉连忙答话说道:「哦……我知道了,我化完妆马上就来……!」说完用力双腿併拢,同时按住了我的手往外推,警告我不要乱动。
  我的手被玲玉白嫩的大腿夹得很是舒服,也很刺激,根本不去理会玲玉的警告,反而变本加厉地玩弄开了,魔爪凑近她的嫩嫩的肉穴,撩扫泛起水光的桃源洞口,慢慢抵入她的肉洞。「啊……」玲玉被这突然而来的刺激,弄的又是一声淫叫,不过她很快调整过来,尽量地控制自己的语气,努力地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以免被外面的人发现异常。
  门外的小陈不知道里面香艳的情景,他绝对不会想到这么美丽的甜歌皇后的胯下此时正被一只魔手给糟蹋得一塌糊涂,只是嘴里自己的嘀咕着:「玲玉姐,你快点来啊,马上就轮到你了!」说完我们听到一阵脚步声渐渐远去。
  玲玉终于长长地鬆了一口气,过分的紧张和极度的刺激让她无力地靠在了桌上。马上轮到她上台了,但此时却依然落在我的魔爪里。我的手撩开她玫瑰色晚礼服的前摆,抚弄着她已经挺立起来的阴蒂和业已充血的阴唇,此刻的我似乎已经不知道时间的存在,真是色慾攻心、色胆包天了!
  而玲玉因刚才的那一幕紧张和刺激而无力地靠在桌上喘息了一会,下体传来的阵阵酥痒,使她再次意识到我的手还继续在她的裙子里玩弄她,这时的玲玉真的有些着急了,伸手想推开我的纠缠,压低声音说道:「白总,求求你了,快抽出来吧,等下又会有人来找我的,真的马上轮到我上场了!」
  女歌星那半推半就的娇羞模样真是太挑逗我的情慾了,真想现在就强姦了这绝色美女,可惜的是时间不够了,我可不想让她出那么大的洋相。但如果这样就放过这漂亮的大美女,那就太可惜了。
  我将玲玉仰面朝天扑翻在桌子上,将她裹着肉色长筒丝袜和红色带袢细高跟鞋的两条修长的美腿分开架在我的肩膀上,那玫瑰红晚礼服本就不长的前裙摆顺着白皙的大腿向根部滑落散开如同演出开幕的情景,粉红色的纱质丁字裤早被我挑到一旁,只见一道鲜嫩红艳的肉缝显露在我的眼前。
  我压抑住内心的冲动,从裤袋里拿出早就準备好的一管软膏,直接开了盖子,掰开漂亮女歌星的甜嫩美逼,在润滑诱人的大小阴唇之间直接就给挤了小半管子上去,然后用手指来回一抹,再鬆开掰逼的手指,大功告成了。
  「啊……不要!……哦!」玲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的阴道内一阵颤抖,强烈的酥痒感从阴道内向外扩散,浑身禁不住一抖。
  原来涂在玲玉阴唇上的是让女性情慾高涨,享受性快感的快活膏,它具有强烈快速兴奋、温和补肾的效果,涂上后会令女人出现心跳发热、敏感度增强、阴道分泌物增多、阴蒂充血的现像。这种快活软膏是最新女用催情极品,使用十分钟后,便让女人有一种强烈的性爱慾望,随之感到春心激发,心神酸痒,阴道壁肌收缩、身软如泥,情慾浓浓,风情万种,瘾不可挡。
  这玩意儿我在月琴、璐瑶等女人身上百试不爽,真可以令贞女变淫妇,使美女们有一种强烈的性爱慾望,造就了无数的浪货淫娃供我作践糟蹋。
  我见玲玉的反应如此强烈,手里拿着一颗粉红色的药丸在玲玉面前晃了晃,很是兴奋得意地说道:「心肝儿我的甜歌星,这是我专门为你做的乌鸡淫凤丸,吞了以后乌鸡都可以变淫凤,只不过是只发情欠操的淫凤而已。来,听话,把这个给吞了吧。」
  说完,我用手强行掰开她的嘴,将红丸塞进去。「不!……不!我不要!……白总你太过分了。」玲玉被逼得不知所措,一边说一边想反抗。
  这时我看出了玲玉的想法,得意地说道:「玲玉,你逃不出我的手心的,乖乖听话就好。」说着我恶狠狠地看着手中痛苦挣扎的尤物,一手捏着她丰满白嫩的奶子,明说不吞就要捏爆。才用了一半的劲儿,甜歌星那里吃过这样的苦啊!「你……你……」玲玉又羞又急,终于还是被我逼着吞了下去。
  「不要担心,等会儿春情发作有爷陪着你爽,不会把你扔下不管的。」我看到玲玉羞急的样子,很是高兴。今天这甜歌星上下两个洞都被我给办了,这天上的凤凰也插翅难飞了,只能往我胯下扑腾了呢。
  「唱完歌就穿这身别换,挺好的。玫瑰红的低胸晚礼服配大红色细高跟船鞋,再加上这演出化妆,玲玉,还别说你今天活脱脱就是老子最漂亮的新娘,今晚咱们就进洞房。」看着羞红了脸的玲玉,我淫笑着进一步挑逗她说:「当然,如果你实在等不及的话,这里也可以当洞房的。」
  「白总,你能不能帮我把下面擦乾净,人家马上要登台演出了呢。」玲玉苦苦哀求着。「没用了,那东西一见女人的淫水马上就化了,现在已经渗透进你的甜逼里去了,怎么擦也擦不掉了。」我得意起来,嘴上也没了遮拦。「再说嘛,你下面涂点那东西,也很舒服嘛,要不怎么叫快活膏呢?」
  「什么?那怎么办呢?」玲玉真的很急了,她并不是受不了阴道被涂上春药的感觉,相反自己也的确感觉到一种很充实、很刺激、很新鲜的体会,的确有些舒服。她之所以着急,只是很担心会分散自己的唱歌时的注意力,到时候弄出差错来。
  「其实也没什么,半小时以内没什么大问题,你快去唱啊,也许还没发作呢!」我一脸淫笑地对玲玉说道。玲玉此刻也没有其它的办法,眼泪都要下来了。
  正在这时,门外再次响起叫喊声:「玲玉姐!玲玉姐!你的演出马上要开始啦!」「哎!来啦!来啦!」玲玉连忙回答道,她知道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再去解决这件事情了!只有按我的说法去办了!
  只见她对着化妆间的镜子,匆忙地整了整自己的演出晚礼服,然后又再次对着镜子检查了一遍脸上的妆,还好没有弄花。
  「记住,只有三十分钟,唱完后你马上来这里!」我见玲玉已经整理完妆后,再次淫笑地提醒她。玲玉没有理我,试着走了两步,还好!虽然阴道被下了药,但至少现在还不太影响走路,只是感觉到阴道内有些涨,但是在涨的感觉中,竟然还有一丝酥痒的快感。今天是自己的下面第一次被人下春药,所以感到既刺激又新奇,而且还感到一丝的快活。想到这里,玲玉的脸更加的红润了,她感到自己的脸上有些发烧!
  注意力的转移,让玲玉又一次感觉到那春药开始刺激起自己娇嫩的阴道了,不停地刺激她阴道内的嫩肉,肥嫩的大阴唇和娇嫩的小阴唇都同时受到了一丝丝酥麻的刺激。
  「玲玉姐!快点!等你啦!」这时晚会现场再次催促玲玉,将她的注意力彻底拉回来。玲玉再次整理了一下衣着和心情,不再去想自己有些异常的下体,深深地吸了几口气,然后尽力地装出平静的样子,一扭一扭丰满肥嫩的屁股,走出了化妆间,很快就来到了晚会的现场。
  「哎!你到哪里去了!怎么现在才来!?」晚会导演一见到玲玉有些埋怨。「没……没到哪里去,只是……」玲玉支支吾吾了一下。「是不是不舒服?脸怎么这么红?感冒啦?」导演有些着急。「哎!有……有一点……也没……有」玲玉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下体的春药似乎开始慢慢发作起来,她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而心里也渐渐发慌,有些口乾舌燥的样子。还好,这些似乎没有被导演发现。
  导演见玲玉这样犹豫,也不好多问什么,只是问道:「有没有关係,能不能上节目?」导演见玲玉没有回答,只好迁就一下,毕竟自己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那就打起精神吧!该你上了!」
  晚会的现场是一片欢乐的海洋,年轻的舞蹈演员充满了青春活力的表演,优美动听的音乐旋律,让观众和演员都进入了欢快的气氛之中。没有谁去关注玲玉,因为她现在还在后台候场。
  玲玉从舞台的侧面,往台下一看,只见台下是黑鸦鸦的观众,前面几排是市里的主要领导还有电视台的台长,市长文渊、常务副市长王跃文都来了,还有给自己这次复出大开绿灯的电视台董台长也坐在下面。看到这里,玲玉惊出了一身冷汗,她心里想,这次演出一定不能演砸了啊。
  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用手摀住自己的下体,这一捂不要紧,但却让她感觉到了春药的缓慢发作,一股淫慾的冲动在体内升起,呼吸也急促起来,似乎下体开始流出丝丝的淫水,酥痒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玲玉!準备上了!」一位女主持人低声地叫她,这名漂亮的女主持人张着一对会说话的迷人大眼,梳一头清爽的短髮,今天穿着一身雪白的紧身无袖软缎旗袍和白色的细长高跟鞋,显得俏丽迷人,她叫桑潇,是江陵电视台的第一美人儿,市台最重要的节目都几乎缺不了她这个台柱子。不过玲玉不太清楚的是,暗地里有传闻说这位桑大主持是江陵市现任市长文渊的地下情人,靠下边那东西吃饭的……。
  「哦……啊……知道了!」玲玉差点被吓了一跳,思绪从淫慾中跳出来,她摇了摇头,尽力地控制自己不要去想这件事情。
  终于落下了最后一个音符,桑潇这个女主持人登上了舞台。「今天,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当年的甜歌皇后、永远的甜歌皇后玲玉小姐登台,为大家献上她的成名金曲《写不完的爱》。」
  台下一片热烈的掌声,坐在前排领导们也一起鼓掌。掌声中玲玉扭着翘屁股,迈着小碎步走上舞台,这时,我在化妆间里也开着电视看直播呢,不过一边看,一边暗自伸手摸着自己胯下鼓胀的大鸡巴,在给他做着战前动员。
  「谢谢大家,今天我非常高兴能为江陵的父老乡亲们演出,我用自己的心来歌唱,用心中唱出的歌声为江陵祝福!」到底是着名女歌星,一登台高雅的气质全部都出来了!
  不一会儿,伴随着音乐优美的旋律,舞台正中甜歌星玲玉尽情地挥洒着甜美的歌喉,动听的歌如同天籁,在风中飘,在云中摇,场下歌迷一边尖叫一边和唱,气氛达到了沸点。
  今天她唱的是首老歌《写不完的爱》,如怨如泣的歌声深情动人:「留给你一把锁/留给我一个梦/徘徊在眼光中/只剩下虚空/走不完的路是寂寞/做不完的梦是迷惑哦/唱不完的歌是等候/写不完的爱是难过哦/还给你这伤痛/寻找我新的梦/不再说该回头/生活里还是我……」
  「《写不完的爱》,什么狗屁啊,老子来唱绝对改成《泻不完的爱》,老子就要在你这甜姐儿身上发洩个够。」我一边看一边心里在坏笑:「等会儿老子要你这个甜歌星屁股蛋子夹着爷的肉麦克风用心为老子呻吟,为老子歌唱。」
  在观众热烈的掌声和再三谢场之后,玲玉终于走下了舞台,正往后台走,下体突然而来的刺激,令玲玉差一点蹲了下来,只见她强忍着阴道里传来的强烈刺激和酥痒,快步走进了后台,一屁股坐在了后台的椅子上,大口地喘着气……。
  半个小时过去了,她还没出现,莫不是真的不来了?正沉思间,楼道里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我脸上一笑,尤物终于还是来了!
  一把拉开了门,扑入眼帘的是一个绝色美女,天哪,那俏丽妩媚的面容,飘逸的秀髮,高挺的乳峰,细细的纤腰,修长白嫩的大腿,红色尖头的高跟鞋,真是人间绝色,世间尤物!
  玲玉闪了进来,随后把门反关上。只见她修长白嫩的大腿时隐时现,胸前双峰高耸,两个圆尖的肉包随着高跟鞋的韵律上下抖动,秀丽的面容配上一对明亮的大眼睛,嘴角轻启,顿时满脸含春,风情蕩漾。我眼睛盯着玲玉曼妙的身材,眼里像要喷出火来,全身血流急涌,大腿根处男根迅速举起。
  「快……我站不住了……帮帮我……我不行了……」玲玉此刻根本没有在意我的色眼,这个发情的女人被强烈的刺激弄得几乎瘫在了我的怀里。
  「这么急,刚才怎么不早点来啊?」我故意报复性的说道。「我……穿着高跟鞋怎么能走得快啊……」玲玉有些急。「好吧,你趴在桌子上,让我来帮帮你解脱!」我心里偷偷在笑,明明是準备干这个绝色女歌星却冠冕堂皇说是要帮人家。
  我让玲玉半靠在桌子上,把她的演出的长裙往上撩起至她细细的蛮腰,扳开她的双膝,用指甲尖划开她的丝袜,把她T字性感内裤拉至脚根,伸手寻探进入湿润的花园开口。
  我很快将自己的裤子退了下来,将早已硬挺的阳具拿在了手中,站在玲玉分开的两条白嫩浑圆的大腿间,用粗大的龟头直接顶开两片肥嫩的阴唇,磨擦着她的阴核。
  我把玲玉低胸的晚礼服的领口往下拉,拉下她整件领口到腋下,刚才被我碰触的双峰昂然跳出,她暗红色的乳头已经翘起,是我最喜欢的乳型,我再度品嚐她乳房柔滑的肌肤。
  玲玉被我压得上半身往后仰,美丽的乌髮在脑后性感的晃动,我一面吮她乳头四周突起的颗粒,一面搓揉,再用手指轻摘挑起。
  「啊……不……不行啊……不要啊……」玲玉有些焦急又有些期盼,但她在我耳边细语,吐气如兰:「人家还要去谢幕呢。」
  我此刻根本就不着急,因为我知道自己有足够的时间将精液发射出来,因为玲玉对我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首先玲玉太甜美太漂亮了,其次玲玉太有地位了,她不仅是知名女歌星,还是女歌星中我最喜欢的唱甜歌的,而且她还是甜歌星中最出色的甜歌皇后,最后是她今天的打扮实在是个绝色新娘子,玫瑰红的晚礼服配大红色高跟鞋,有这样的尤物任自己扑在胯下姦淫玩弄,这种刺激感和满足感简直可以说是无与伦比的。
  我双手扶起玲玉那肥嫩雪白的臀部,然后腾出一只手握住硬挺的阴茎,用龟头拨开她的阴唇,轻轻踮脚再用力一挺,只听见「噗叽」一声,顺利的楔入她的体内。
  靠着办公桌的边缘,我轻轻抱着玲玉的腰作支撑,玲玉浑圆丰满的两腿抬高,紧箍在我的腰部,她悬空的脚踝还穿着红色的高跟鞋,我用整个手掌爱抚她修长的大腿内侧,她两腿夹得更紧,我的肉棒几乎无法前后律动,只好更加把劲做抽送。
  很快我的龟头就感觉顶到了阴道深处的润滑和紧凑,我又用力一顶,顿时只听玲玉一声淫叫:「啊……!」「噢!……」我和玲玉同时发出了满足的讚歎声!温暖超爽包围着我,玲玉的阴道内不但紧,还很有律动,我很怕一下就被她搾出来!
  「啊…噢…啊…嗯…嗯…噢……」分不清是谁在呻吟。又是近一百下的抽插,玲玉很快就攀上了性快乐的高峰。但是我还在不停的快速抽送,干得玲玉整个人都已经瘫在桌子上,紧窄的阴道更是不停的痉挛,淫水在阴茎抽送的时候,顺着浑圆白嫩的腿不停的向下淌着。
  「哦……白总……你好长啊……快……快点啊!……」「好!好!……我马上射给你……」「哦……不要……射到……里面啊……等下……会流出来……的等下还要去谢幕呢。」玲玉在高度的性兴奋中,还有一丝的清醒,她担心等下在台上谢幕时,精液会从阴道里流出来。
  但是正是玲玉的这句话刺激了我,当我想到要将精液射进美丽女歌星的肉体深处,就有一种射精的冲动。
  很快我就开始射精了,我把阴茎紧紧的插到玲玉的身体里,一股股的精液冲进了玲玉的阴道。
  「啊……哦……你……你……射进……来了……哦……」在玲玉断断续续的呻吟中,我终于完成了射精,等我把阴茎拔出来之后,玲玉整个人都有点发软了,下身不停的痉挛,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顺着半开的大阴唇中间,缓缓的滴沥着。
  「哦……」玲玉不由自主地鬆了一口气,然后很快地翻过身来,从桌子上扯了一截纸巾捂在了自己的阴部。很快那纸巾就被流淌出精液和淫水打湿,玲玉很快又换了一张,然后一边将内裤穿上。
  化妆间内瀰漫着激情后的氛围,我凝视办公桌上的她,裸露的白嫩肉体和暗红色的红木桌面形成强烈视觉冲击,简直就是完美的艺术品,这让我几乎是贪婪、梭巡地注视她的肉体,我感觉到从没有女人像她带给我如此深切的满足,她让我以往有过的性方面的经验黯然失色。
  性高潮后的玲玉,肌肤显得更加的细嫩和白晰,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成熟女性性爱后的气味,我心里很清楚,这一次的性爱是在他自己获得最高满足的同时,也带给她性的快乐。
  玲玉从桌子上下来以后,我还斜躺在真皮坐椅上在大口地喘着气,刚才激烈的交欢实在是令我太兴奋了,我知道这次自己是到了快慰的极点,特别是最后那几下猛烈的抽插,我清楚地感觉到,玲玉蠕动的阴道一鬆一紧地吮吸着粗大的龟头,一股股温暖的爱液从她体内深处涌出,把自己的龟头烫得十分舒爽。那种快乐使我再也不忍耐,心中一阵兴奋,精液一洩如注的射入玲玉的阴道内,直至满泻。
  此刻的玲玉的眼睛闪光,神色有些迷离,也有几分淫靡的气息,她似乎有点控制不住发自内心的躁动。刚才被我临时的姦淫,令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达到了性的高潮。自己肯定被春药给弄得性慾亢奋,同时还有环境特别的刺激!
  玲玉心里有些迷惑,不过有一点她心里是很清楚的,那就是在我射精的那段时间,她的心里清楚地感觉到了,特别是射出第一股滚烫的精液时,玲玉不但感觉到滚烫的精液射在阴道深处的快感,同时也感觉到那粗大龟头的膨胀。
  当时的那种淫乱的情绪不知不觉地侵佔了玲玉的身心,一阵突如奇来的快感闪电般从她的下体传来,舒服得她浑身一抖,双手不自觉地抱住了我的身子,一双美腿也交叉地缠盘在我的腰股,而纤腰更是卖力地迎合着我的抽送。
  我持续地动作,将她带上欢愉的巅峰,我的旋律配合我们悸动的血液,而我的舌像野火似地憩过她的颈项上,到她的耳际。我成了飞翔的鹰,并随着第一个深入的冲刺,将她载往一层比一层更高的云端,我们一起浮沉、漂流在喜悦之中……。
  随着我大股大股地射出滚烫的精液,阴道深处传来的快感,爽得玲玉浑身发抖,一剎那间,身心深深地陷入了情慾的漩涡中,几乎忘记了这是在演出的后台。
  那种陌生又强烈的快感让玲玉娇喘连连,脸上艳红似火,几乎忍不住要浪叫起来,不过一丝的清醒还是让她迅速压抑住了,只有在心里闷骚着。
  突然玲玉感觉到有东西从自己的大腿内侧流出来,让她再次清醒了一点,她知道那是我射进去的精液因为自己站立的原因在往外流,虽然她知道,唯一解决的办法就是马上去卫生间蹲下来,让精液彻底流出来,但是现在没有时间了!
  玲玉没有再去理会那慢慢往下流淌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迅速地地完成了衣着的整理,同时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收拾起那几分淫靡的气息,恢复出着名女歌星的美丽高雅的神态。很快镜子里的玲玉已经是一个高贵的歌星了!与刚才那个成熟淫蕩的少妇相比简直就是两个人。
  「你舒服了吧,欺负够了人家,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快走吧。」玲玉一边说,一边整理着衣服,她的屁股后面有些皱褶,我知道那是我干她的纪念。
  「你……怎么变的这么快啊!……」我此刻还没有恢复过来,一脸的淫秽表情。
  「晚会马上要结束了,我得走了,要不会误了谢幕的。」玲玉抽身就走。刚一迈开步子,就觉得从阴道内又流出大量的精液,顺着大腿根部往下流,此刻玲玉顾不得这么多了,急匆匆地往前台赶。
  当文市长、王副市长和电视台台长轮流握着女演员中最高挑出众的甜歌星李玲玉的嫩手,左捏右摸爱不释手,有些色的眼睛盯着她甜美妩媚的脸蛋儿看的时候,他们绝对没有想到,这名美艳迷人的大尤物,刚才在后台被我给干了,粉胯里还夹着一个被精液淫水浇灌得热腾腾湿漉漉的甜逼,这朵名花已经被老子松过土美美施过肥了呢!
  几年前玲玉隐退时,并没有像其他歌手那样,举行大规模的告别演唱会,也没有特意交代自己的未来生活,要不是我偶然看了那篇文章,这位红极一时的歌星的这段经历几乎要成为一个谜,当然,痛苦的伤疤不用再提了。
  只不过,玲玉这次伺机复出真让人觉得有些无奈,个中苦衷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她复出后唱的歌没有任何变化,人们又从荧屏上看到她嗲声嗲气地唱那海誓山盟、情意绵绵的甜歌,这让人觉得她要转型成为怀旧歌手了,这样下去她的复出之路肯定是走不远的。
  当然,清醒看到这一点的我可以帮她走出困境,我可以出重金找人替她写歌,花钱让她在电视上晚会上露脸,重新捧红她,但这毕竟需要很大的财力和精力,同时必须放任她在场面上混,而漂亮女人出去混肯定会被有权有势的色狼们大吃豆腐的。所以,相对于捧红她来说,霸奸玩弄这名甜美迷人的女歌星才是我的真正目的。
  她的歌别人喜不喜欢无所谓,在卧室床畔听却是助淫添兴的好歌儿,她的人反正老子要了。以前的手淫对像、梦中情人,如今却机缘巧合成了我的瓮中之嫩鳖、案板上的美肉,老子完全可以消费得起了。
  玲玉的姿色气质、脸蛋身材蛮够味儿的,干她的叫床声、奸她的呻吟声儿,比起别的女人来说,总多了几分甜美的味道,日起她粉胯中夹的那只甜逼更是动情过瘾,毕竟干的是着名女歌星、甜歌皇后啊!
  给玲玉搬家比想像简单多了,璐瑶在飞龙的调料小楼这边张罗着布置出一个房间来,我带着春花过去跑了两趟,就从她将现在租的房子搬空了,行李什么的除了大量的衣物鞋靴化妆品以外也没什么别的。玲玉的头脑比较简单,她的长处仅仅在于脸蛋漂亮身材动人,会打扮有女人味道,特长除了会唱几首甜歌以外也没什么别的,当然,这对于我来说足够了。
  在玲玉的一再要求下,我安排了一个迎娶仪式,月琴和璐瑶还有几个下面知情的女人们参加了,没有邀请蔡丽,毕竟她不是我的家里人。仪式进行得很简单,虽然是女歌星,但那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玲玉的真实身份只是给我做小的一名姨太太而已,对外,她则是我的一名生活秘书,换句话说就是照顾我私生活与性需要的小蜜。
  卧龙其实挺不错的,缺点只是太大,所以显得有些冷清,但夏天从飞龙来这里避暑消夏还是绝好的选择,尤其是山庄中间有一个人工池,旁边是四季常开的各种鲜花,别墅、小宾馆、综合楼、车库、食堂一应俱全,还有24小时电子监测系统,让我非常放心。
  法式别墅内浴池的水温显得刚刚合适,我舒适地躺在浴池内,一名体态丰腴,像貌甜美的大美人儿坐在我身边,只见她美目含情,伸着纤纤玉手翻开她那两片红嫩的阴唇,将手指插进她那温湿滑软已一片泥泞的阴道,性感的红唇这次发出的不是甜美的歌声,而是诱人的娇啼。
  我将身边发情上路的玲玉一把拉进浴池,将她按跪在我的胯间,一手开始搓揉她胸前被我玩弄得异常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压着她的臻首把粗大的阴茎塞入了女歌星的樱桃小口中。大美人儿认命地伏在我胯下吸舔我的阴茎,不久我的阴茎就开始充血了。
  我淫笑着一翻身将发骚的大美人儿压在身下,双手拨开她那黑绒绒的草地,将硬绷绷的阴茎顶进她鲜红的水帘洞中,大美人儿的阴道已充满了淫液,我舒畅地发洩着淫慾,粗长的布满青筋的阴茎猛烈的直插进大美人儿的肉穴,直顶到大美人儿的花心深处,大美人儿被插的「喔喔」浪叫,淫水从大美人儿的阴户中流出来,将我的阴毛弄湿了一大片。
  我将大美人儿的一条白生生的玉腿举起,抬举到我肩上,一只脚跪在大美人儿的另一只玉腿,阴茎狠狠的捅进大美人儿的下体,我的下体和大美人儿肥美的阴埠一下下撞击在一起,大美人儿被插的媚眼如丝,她用力挺动下体迎合着我的进入,两只丰满的大奶子一下下摆动着,樱唇中发出阵阵娇喘,我感到快要喷射了,狂搂着大美人儿的玉体狂抽了数十下,然后将生命的原液喷射入大美人儿玲玉的玉体之内……。
  有一个笑话说,老赖对姓杨的甜歌星说:我可以用别墅、汽车和支票,把你包起来。歌星说:太好了,可我怎么报答你呢?老赖说:这好办,你只要把我的一部分好好包起来就行了。
  我同样要玲玉把我的一部分好好包起来,当然用她身上的什么地方,用什么方式来包,是按我的喜好来的。如今我胯下的玲玉,虽然还是甜歌皇后,但这个大美人儿已经被我彻底征服,她现在只不过是我众多姨太太中的一名而已,一株随时等待我松土浇肥的美艳名花儿。
  想到这里,我暗自得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