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影音先锋av撸色_av视频在线观看免费观_日韩av 在线 青青草_日本av在线视频bbw 每日更新 最新域名:517sx.com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二十二章 白衣胜雪

时间:2018-09-13 中午的时分,吃了午饭大家都没什么事情,在飞龙办公大楼三楼总经理办公室后面我的私密「后宫」的棋牌娱乐室里面,一场鏖战正在紧张激烈地进行着。
  玲玉和香萍、晓红三个艳妾俏婢斗地主斗得热火朝天的样子,我却显得有些疲惫,斜倚在椅背上想打会儿盹,昨晚玲玉这个甜歌星打扮得美艳高贵就不用多说了,而经过特别挑选的香萍这个俏丫头,除了脸蛋儿清秀之外,还有苗条的曲线,昨儿又特别穿着一条紧身的红色旗袍,旗袍的开衩处很高,再加上胸前隆起的两座高峰和穿着丝袜的修美粉腿,不禁让我看了心动。最令人心痒的是她走起路时掀起的开衩处,隐约露出神秘的大腿内侧,勾起无数的绮想。
  和玲玉、香萍炮打双灯一个淫乱刺激另一个淫乱,捉对儿厮杀几乎干了一整夜,早上简直有些爬不起来。她们尽可以睡个懒觉,日上三竿也没人惊动她们的美人春梦,我却不行,毕竟管着这么大一个的摊子,每天的金额进出都在百万以上,担子重责任也重啊!雯丽和潘莉再厉害,在某些吃不準的关键地方还是需要我来把关号脉。
  这不,拖到早上八点四十总算挣起了身子,匆匆喝了两口牛奶干了一个麵包,瞅空还吞了两丸老孙的灵丹,上赶着过来。就这么着九点开始的厂务会也没能準时赶到,一进门看见李铭在上面主持着,下面却纷纷开着小会窃窃私语的,不过我进门后严厉的眼神全场一扫,场面马上就给镇住了,举目一片都是挤眉弄眼满脸谄媚奉承的样子,好像他们天生就不会说我坏话一样。
  忙碌了一个上午,中午总算找着这么个空挡,才想养养神清静一会儿,刚有些迷糊了门一开带着一股香风,月琴花枝招展地走了进来。她紧贴着我坐下,附着我的耳朵暱声道:「嘻嘻,姐妹们激战正酣,爷却挺悠闲自在的呢。」「一上午没看见你这个小妖娥子,跑哪里疯去了?」我有些愕然地问,月琴却只是妩媚笑笑没有立刻作答。
  小骚货月琴今天穿得满清爽的,上身是件崭新雪白的精纺小方领衬衣,贴身而简洁,一对奶子鼓鼓地耸着,下面是条浅蓝色紧身高腰牛仔小喇叭裤,下面的一双秀脚上套着雪白的棉短袜蹬着浅紫色的麂皮绒面带襻细高跟鞋。牛仔裤的裤脚掩映下,隐约露出紫色高跟鞋那又尖又翘的细长鞋尖儿和半截白袜嫩脚背,晃晃悠悠地半遮半掩中显得格外骚浪动人。
  我被她一点一点地晃蕩着的高跟鞋那细长鞋尖儿给搅动了春心,抱着这名美艳骚货有什么好客气的,姦夫淫妇两下就腻在一堆亲热了起来。上面一边和她亲着嘴儿咂着舌头儿,下面让这皇后翘着修长美腿让我尽兴玩弄她那双浪蹄子,摸她的紫色细长高跟鞋儿和白袜嫩脚背。
  旁边的玲玉三人装没看见,彼此的脸上却露出几丝暧昧的心照不宣笑容,她们几个都深知,一名美女落到翘着脚儿任我不怀好意地揉玩赏弄她那对性感的高跟鞋骚蹄的份上以后,肯定勾起了我的淫心。不管这名美女再清纯再美艳再高贵再优雅,被老子兴发后按跪在胯前张嘴吹箫,或被压在胯下张开两条粉腿任我猛操骚逼狂干屁眼儿,那也仅仅只时间上的问题了。月琴今天既然敢在我面前卖弄一张俏脸,骚那双性感的紫色带襻细高跟鞋儿,成为我案板上的肉儿被我修理作践只是迟早而已。
  「这是一个秘密,人家呆会儿再告诉你。」月琴以粉脸轻轻地摩擦着我的鬍鬚碴,感受着那麻麻的麻酥味,甜甜地笑着挑逗我:「白秋我的亲亲老公,傻坐着干啥啊?来吧、来吧、来吧,讲真话领导不高兴,讲假话群众不高兴,讲笑话大家都高兴,我们一起来讲笑话吧,看谁讲得有趣讲得好!」
  我被美人儿在怀里这么一兴风作浪的,兴致很快被挑动了起来,这些日子尽忙活些鸡巴事儿,一群饥渴的大美人儿小美女排着队儿等着我宠幸,成天不是忙着操这个骚小婆干那个俏包妹,就是绞尽脑汁算计着东边捞钱西边花钱,累个半死还没怎么讨着好,回头想想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和月琴来段脑力保健操呢。「好啊!你先来一个。」我笑着搂着漂亮的月琴让她先来段儿。
  「猴子坐石凳,打一成语!」月琴刚一出口我就报出了答案:「以卵击石!」但见月琴一脸窃喜我就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老子一不做二不休反击过去:「大姑娘坐板凳,打一成语!」月琴想了半天还是没有反应过来:「有板有眼嘛!」月琴一听有些羞红了俏脸。
  「生为男人,颇感悲哀:生命是党的,收入是老婆的,财产是儿女的,成绩是领导的,身体是情人的,只有缺点和错误是自己的!」狡猾的月琴哪里肯善罢甘休,直接来了段洗刷男人的段子,临末了还给了句绝的:「白秋,我看你这死赖皮臭男人也别当了,直接羞愤自杀以谢人民吧。」
  「老公要自杀的话,我的琴妹子不就成了小寡妇吗?」我笑着打趣她:「这样的段子太多了,我给你背一个:没老婆也没情人~~废物;有老婆但没情人~~植物;一个老婆一个情人~~人物;一个老婆几个情人~~宠物;分不清老婆和情人~~怪物;没老婆只有情人~~动物。」
  「好!好!好!」月琴一下笑出声儿来了,拾人牙慧鹦鹉学舌起来「没老婆只有情人~~动物,白秋你自己说自己呢!」我听了觉得有些没趣,但哪里能饶了她,故意大起声来顺便说给玲玉她们几个听听:「屁话,什么叫没老婆呢?怎么叫没老婆只有情人,光小老婆就一大把呢。潘莉是我的小老婆,你和玲玉不都是我的小老婆吗?再加上雯丽这个绝对跑不掉的老婆,有你们这些大小老婆在一旁陪着,老子怎么看都比宠物还要受宠呢!」
  「别说大话了,你再强词夺理怎么连一次婚礼都没办过呢?」月琴这句话问到我心坎儿里去了,一下让我哑然无语……。
  看我恼羞成怒脸色不是太好,月琴知道玩笑有些开大了,便又笑着问我:「白秋死赖皮,你知道男人女人为什么要结婚吗?」我被她刚才那句给打懵了,有些傻傻地摇了摇头,一万对男女一万个理由,我哪里又知道呢?但这次可被月琴好好幽了一默:「这么简单都不懂,男人想『通』了,女人想『开』了呗。」
  看看不远处斗地主斗得正欢的玲玉她们三女,月琴忽然温柔地贴着我的耳朵说道:「今天人家带了身新衣服回来,想不想人家穿给你看啊?嘻嘻。」「什么衣服啊?」「也没什么,你一看就知道了,反正挺别緻的,只是便宜你这色狼了。」
  搂着怀里艳丽迷人的美女,我抽动了下喉结,被月琴轻轻的一句话勾起了腾腾的慾火,探手一把捏住了她牛仔裤包裹着丰满诱人的肥臀,重重地拍了一巴掌,嘿嘿淫笑道:「老子当然要你骚给我看呢!唉呀不行,受不了啦,老子现在想通了,马上和你这妖女入洞房结婚!」
  嘿然一声,我拦腰抱起平日里冷艳逼人,实际上风骚入骨、性感飘香的月琴拐进了走廊对面的总经理休息室,顺手掩上了这洞房的门……。
  在这间飞龙厂最高档的卧室之内,月琴轻轻推开了慾火高昇的我,说是跑了一上午出了身汗,想要先沖个澡,先让我躺在床上等她,然后顺手打开了DVD让我欣赏。这是一张日式白衣淫秽的录像,可爱的俏护士身着清纯的白色护士服,工作的时候都穿着丝袜,白色的制服配上一双丝袜真是太性感了,我看着画面上那些穿丝袜的漂亮护士们的美腿,下面忍不住暴起来。
  看着背投屏幕上漂亮的女护士穿着白色制服被凌辱操干,虽然明知道是表演,还是逐渐有些激动起来。制服代表一种神圣不可侵的禁制,能够突破禁区,长驱直入的予取予求,男人哪有不爱的。我急不可待地等着月琴出来,想照着录像上的「示範」进行「试验」……。
  等了好久,浴室的门终于缓缓打开,月琴披散着湿漉漉的头髮穿着一件白色浴袍扭着屁股走了出来,浴后的女人真如出水芙蓉一般,这骚货也很有些这个味道儿,香喷喷、滑溜溜,光洁而又有弹性的身体,浴衣懒散而鬆垮地用一根腰带繫在身上,令人感觉只要轻轻一动便会全部脱落,此情此景让我不想入非非都很难。
  此时我的目光早从屏幕上转到面前这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儿身上,只见月琴在梳妆台前面简单将头髮弄乾梳理了一下,又补了会儿妆,接着在珠唇上补了一些口红,再整理一下头髮,然后站起身来走到我的面前。只见她脸上添了少许的妆后更加艳丽照人,而最吸引我的还是她那两片湿润的珠唇,当涂上了诱人的口红后,那唇红齿白的灿烂笑容更加的迷人妩媚。
  月琴是名最叫男人销魂的美女,瓜子脸孔,留着长长的秀髮,不仅脸蛋冶艳,而且身材也很是挺翘迷人。当着我的面她缓缓解开腰间的那条白腰带,浴袍从她身上滑落下去,露出洁白无瑕的玉体。她的里面是真空赤裸裸上阵,身材有如模特儿一般的性感,苗条的曲线和胸前一对高挺的双峰,透过晶莹洁白的皮肤,散发出一种高贵的气质。而纤纤的细腰,平滑的小腹下是黑茸茸的毛髮,而那条诱人的小沟,清晰可见。欣赏着她袅袅动人的身形,我的心动荡了下,今天这朵艳丽的带露玫瑰老子是摘定了。
  三点毕露的她,实在让人感歎骚货就是骚货啊!月琴不仅一头长髮乌黑油亮,腋毛、阴毛也都有些重,光滑的小腹,沿下是一片黑茸茸的蜜桃。女人下体的毛髮浓密,代表性慾强,外表冷艳的月琴在床上有时实在很是风骚淫蕩啊,想到这里,我体内的慾火如浪花,澎湃的一浪接一浪涌上脑门。
  说句心里话,俏丽修长的月琴不仅风情万千,还真能配上美艳二字,丰乳丰臀细腰,媚眼如钩,长髮飘飘。在她目光之下,平日里男人都不敢抬头看她,她的美艳实在深入人心。
  月琴现在上身罩了件透明的吊带蕾丝薄纱白点胸衣,嫣红的两个诱人的奶头清晰可见,而薄纱透明香艳且性感的通花小T裤下隐隐约约露出一撮黑色的阴毛,饶是风骚的她却显得有些害羞了,实因这衣裳有穿等于没穿,透明的程度连她自己都不敢看。
  这「美女穿衣」的游戏还没有完呢,月琴含情脉脉地看着我,手里又拿出一包未开封的丝袜。我问她:「你这是干什么呀?」月琴抛了一个媚眼儿说:「白秋你这坏蛋不是喜欢我穿丝袜的样子吗?我现在就穿给你这赖皮看啊!」
  这是双我最喜欢的超薄肉色水晶丝袜,只见她斜坐在床头,把一条长腿抬到床上,然后将丝袜口套入脚尖慢慢往上拉。看着她穿丝袜那妖娆的模样,我全身的血都快沸腾了。她缓缓地将丝袜拉到了大腿,然后双手从脚尖顺着美腿一直理上去,接着将蕾丝袜口拉到大腿根部,这样光滑细腻的水晶丝袜就和大腿浑然一体了。
  等她穿好第2只丝袜,我一把将她的两条丝袜长腿揽到怀里,用手慢慢体会丝袜的质感和粉腿的温热,的确水晶丝袜使大腿更加光滑,透着亮光更加性感。我的手从脚尖一直摸到大腿根部,接着又将嘴唇移到了大腿,一边亲吻一边感受那薄薄细腻的丝情袜意。
  以色侍人对于付出的美人儿是最悲哀了,但对于接受的男人来说却是至上的享受。月琴的眼睛闭着,且摆出一种诱惑的神态,看了这一幕,内心激起强烈的兴奋感,却也带来一种紧张的惧怕,呼吸也变得急促。
  「月琴小骚货,你今天真的很懂事很漂亮!」我轻抚着她的一双美腿瞧着她艳冶的脸蛋儿:「骚货,你的那双眼睛又大又放电,真他妈的艳啊,有时候看过来艳得老子都有些不能正视了。来,张开眼抛两个大媚眼儿给老子看看!」「爷说得人家羞人答答的。」「老子说张开就是张开。」月琴半敛着俏眼,终于飘了几个又媚又甜的大眼风过来,让我心里忽悠忽悠地一阵乱颤,简直有些受不了这种香艳刺激了……。
  缠绵了一阵子后,月琴站起身来扭身进入了总经理休息室靠里专门设计的更衣区,每个姨太太在这里都有专属她们自己的衣橱和鞋柜。
  没过多久,从更衣区走出一位白衣胜雪的俏护士,脚下的高跟鞋托起她俏丽的脸蛋、健美的身材、结实的美臀,这名漂亮的小护士正是月琴小姐。只见她大眼妩媚,面庞美得出奇,用她那亲切而迷人的微笑一下就摄住了我。
  她以一身清纯中又透出火辣的护士制服示人,这是一件白色胜雪的连裙单排扣儿护士服,贴身的上衣各个关键部位紧紧蹦着,特别是胸前一对丰耸的大奶子恨不得撑出来一样,而膝上八公分简直短到不行的裙子,走路时露出两条光洁白嫩大腿的超短白衣,100%的锦纶质地,更显得超级性感。
  这套性感护士服真可说是想像力绝顶发挥、性感度绝对出众,让我有视觉、幻觉同时升天的感觉呢。护士当然不会这样穿,穿这样工作,重要部位早走光了,而且更怕男病人流鼻血。
  月琴在女人中算是高佻的身材,穿着合身的白色制服,有如女明星演护士的角色,在整个江陵的护士中,也许都可以被认为是第一美女了,是男人就想追求她,只要看她美丽的容貌,就知道有道理了。
  月琴可以说是善解人意,我端详着俏护士头上可爱的护士帽,俏丽的睑蛋上白色的护士帽扣在整洁的黑色直髮上,这顶扎在头上的精美半月形护士帽,像选美皇后的花冠一样,显得高贵秀雅又那么纯洁可爱。纤纤的细腰下,浑美的翘臀,围着一件膝上八公分的护士超短裙,白衣配白袜、白鞋,而销魂的玉腿铺上一层白色的长筒丝袜,脚穿一双10厘米高的白色高跟鞋,更加性感十足。这是一双极其高档精美的白色尖头后空扣带细高跟皮凉鞋,配上裹在白丝袜里粉嫩的脚背,真是双性感精美的俏蹄子啊,我一见下面的鸡巴就硬硬地有了感觉,真想美美地亲吻抚摸上去呢!
  俏护士站在我的面前煞有介事地说:「你是304号病人白秋吧,我叫辜月琴,云凤医院安排我从今天开始担任你的私人保健护士。死赖皮,你觉得满意吗?如果不满意的话可以向上级提出来。」「我满意,我没意见,我要定了你!」我一脸傻笑地说,口里似乎都开始流口水了。
  月琴穿着这身白衣胜雪的护士服出来的那一刻,我简直爱上了她,就是这么简单。可以这么说,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见到过比此刻的她更完美无瑕的尤物,简直看得我目瞪口呆,就是那种当一个男人终于遇到了梦寐以求的女人时发愣的样子。那种最为深切的渴望所导致的排山倒海般的感情,让我的心里真真切切地感到了痛楚。天哪!这就像是电影里所发生的一样。
  护士个个都长得甜美可爱,有耐心以及说话温柔,我曾想娶个护士做老婆,如今月琴扮演的这个俏护士脸蛋艳冶、眼大妩媚、红唇性感、乳房挺拔、婀娜多姿,其撩人的姿色、清纯的风情都可以说是百里、千里甚至万里挑一,实在太棒了啊!
  月琴轻轻走到床边,俯过身来拉好被单,向我这个「病人」表示着温暖的关怀之情,还和我开了两句善意的玩笑,她的声音甜美而迷人。最后,她向我眨了眨眼睛,悄声说:「我们得说再见了,我先走了,你现在需要休息。」
  再见个屁!老子一下就扑了上去,月琴见我如此冲动着实有些惊呆了,忸怩了几下还是被我一把拉进怀里。我对「这方面的事」相当有经验,三下两下就解开了她那白色紧身护士服的钮扣……月琴似乎有点害怕,她涨红了脸讨着饶说:「白秋你个死赖皮,温柔点儿好吗?你的眼神像要把人家给吃了呢。」
  在那张不知和多少女性滥交过的大床上,连客套话都省略了,月琴扮的俏护士就成了我胯下的猎物,用枕头下不知是谁的一双长筒丝袜子把她的双手分别绑在了床沿上,我一把撩开她的超短裙,这时她那裹着一层丝的下身全暴露在我的面前。我边顺着大腿往上摸,边用嘴唇用舌头舔了一遍又一遍,然后拿出我宝物,轻轻地在她的嫩大腿上摩擦着,让我的那个去感受丝袜的美妙感觉。我喜欢月琴的美腿,喜欢她的丝袜,我为之疯狂!
  也许是有些酥痒,月琴讨着饶发出一阵浪笑之声,这笑声嗲声嗲气,充满了雌性的诱惑力。这种声音彷彿在正处于疯狂中的我说~~快来呀,来搞我吧。在淫蕩的交欢之声中,我的慾火被引入高峰,我必须和月琴这个身着清纯护士服的地道骚货痛痛快快干一次,哦不对,多干几次,直到不想干她了为止。
  月琴脸俏风骚加之奶肥臀翘,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床上尤物。我见她娇艳如花,神情诱人,不由色心大动放肆起来,急急压在她的身上,分开她的玉腿就欲开战,并嘻笑说:「月琴我的心肝儿,咱们己好几天没亲热了,今天居然打扮成小护士来勾引我。来嘛!我不但要你给我一个媚笑,还要尽力将我侍候一番!来,小护士我的美人儿,我想死你了!」
  月琴既羞又喜、欲拒还迎,口中却骂道:「死赖皮,你整天搂着如花似玉、貌若天仙的甜歌星干着,真没想到你还有今天,看你这一脸猴急相,一副急不可耐的色样!下来嘛,你压得我快要喘不过气来!哎哟!你怎么学得这么粗野,快把人家的腿掰断了!你想搞死人家呀!」
  我用手拍着她的丰臀调笑道:「别说那么多拈酸吃醋的屁话了,今天老子就要将你这赛过仙女的大美人儿护士给搞死才罢休呢!」说着,我将下身压在月琴的两腿间,一条隔衣坚挺的长枪令月琴的神经为之一震,娇躯剧颤,情不自禁的用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身子。
  病人也好,医生也好,在这样扮相清纯而又风情万千的俏护士面前,根本不会去尊重什么劳什子南丁格尔神圣的工作,总以为自己比护士专业,动不动就抓住俏护士,掰开她超短白裙下雪白粉嫩修长的双腿,以身示範地教导她如何「打针」。月琴越是哀嚎喊痛得越大声,老子就越来越亢奋,端出的针筒也就一根粗过一根。反正护士就是逆来顺受的命,老是被医生呼来唤去,还要服侍病人到满意,说实话俏护士月琴现在的这种工作真不是人干的。
  面对窗外的蓝天白云,双手搂抱着漂亮的性感护士月琴,巨龙插着她那狭窄且多汁的蜜桃,真是人生一大美事啊!片刻功夫,动人魂魄的呻吟声与喘息声便自半开着的门缝里传了出来,正在斗地主的玲玉三女闻声忍不住纷纷夹紧了双腿,酡红便自娇靥上冉冉升起。
  我惬意地享受漂亮风骚俏护士的悉心「服务」,终于瞪大了双目,嘶嘶地吼啊一阵,整个身躯便如脱了力般软了下去……。
  云雨过后,我抚弄着月琴的秀髮,心里多少有些歉疚。她就像妓女一样变着花样争宠,睡在床上当我洩慾的工具。我抽着香烟心里想着,外面烈日当空下,仍然有很多人苦命的工作,而我却可以拥着美女睡在豪华「后宫」的床褥上,偷得浮生半日闲,感到无比的写意。
  月琴将臻首伏在我的怀里,缓缓将这套衣服的来历说了出来。原来这是到云凤找春花她们给专门定做的,从医药商店买来白大褂,拉来蔡经理做指导,精心选料、收腰紧身、提下摆,才终于做出这么件贴身超短、性感十足的精美护士服来。
  「没给春花也準备一套吗?」我问了问,月琴吃吃浪笑着瞥了我一眼:「爷总是得陇望蜀没个够呢,人家这么贴心伺候你还嫌不够吗?」「说的倒也有道理,呵呵!」老子的艳福可真算是不浅了呢,刚美美操弄了的这个既冷艳又风骚的琴妹子可是整个飞龙厂最漂亮最有姿色的女人啊,再配上这身特製的撩情护士服,整个江陵市可能再找不出第二个这么性感艳丽的俏护士拿给自己任意玩弄过瘾了呢。
  不过春花这个甜美的小情妇自从放到云凤历练后,一直没有搭理她,有了玲玉、虹媛这些新宠后多少有些冷落了这个旧爱。心想过两天还是应该去罩罩她,美女浪逼不经常去日一日操一操、上点油打点腊,她指不定会胡思乱想的,想来即使是甜美温顺的春花也不会例外的。
  突然间,我又想起那每个舞步似乎都摇着屁股发浪的妖艳舞后君红来了。我虽然极为喜爱床上的这个骚货俏护士,但我更喜欢舞场中的君红,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君红还没有上手!对于男人来说,没有得到的永远都是最好的!
  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有些冲动起来,将手插入月琴那雪白的紧身护士服里,不停揉搓着她粉奶子上的奶头,而另一只手则掀开她的护士服下摆,用手指不停挖弄她蜜桃的小沟。月琴半裸着身子任我轻薄,还风骚妖冶地浪对着我笑,而她两片红唇中伸出一条长而灵活的舌头,朝向我的耳朵挑逗着,白皙修长灵巧的手指则伸到我的胯间抚摸着我的春丸,引得我的裤裆撑起了小帐蓬。
  「心肝儿,张开嘴把我的家伙含着!」我有些陶醉地说。月琴哪里敢怠慢,马上掏出我刚休息好的巨龙,一柱擎天地高高举起。我毫不客气地一把将俏护士月琴的头给按到胯下,将火龙插入她的小嘴里,开始享受勾魂摄魄的吞吐艺术!
  月琴用舌头施展浑身解数,舔走我巨龙流下的汗珠,接着把我整支火龙吞下,她那用口吞吐套动的功夫确实很不错,每一下都引得我的肉冠发出无比的酥麻搔痒。
  正是在这个端口,我拿起手机拨通了君红单位的座机,从她那轻轻的平静的一声「喂」中,我断定是君红无疑。但我并没有冒失从事,而是确认了她的姓氏和名字,得知果然是君红后,我才报出自己的名字来。
  我喜欢让一个美女趴在胯下给我吹着鸡巴,然后给另一个美女打电话述说思恋和爱慕,身边发贱的像和我偷情,而远方思念的则是在和我调情,同时将偷情和调情进行着,这种体验对于男人来说,真是不下于天堂般的美妙感受。
  她说:「前几天你是不是给我打过电话呀?」我说:「可不,还挨了你同事的一顿抢白呢?」她笑了说:「那也怪你呀,人家还有手机嘛,你怎么总打这个电话呢?连个电话都不会打。」我笑着解嘲地说:「还不是因为咱是个土包子呗,又没见过什么大世面!而且你的那个手机总是关机呢。」
  她可能是在微笑了一下后,用一本正经的口气说:「白秋同志,找我有何贵干?」我说:「为什么一定要有『贵干』才找你呢?我只是想找你聊聊不行吗?」她说:「你是不是无聊得难受呀?」我说:「那到也不是,我只是,只是……。」
  本来想说说请她当「形像代表」的事儿,但又觉得自己作为公司老总这样赤膊上阵泡马子手段太低劣,似乎应该更委婉一些才像个样子,以后也有个迴旋的余地。君红刚才的答话似乎显得也不是很友好,让人觉得有些尴尬,我突然觉得今天这个电话有些多余而且冒失,自己似乎有些太性急了。我忽然结巴起来,一时不知怎么说好。
  她又轻声地笑了说:「白秋同志,我可没时间陪你闲聊呢。团里正在排练,马上『十一』了。加上今晚还有演出。」
  我一下子就感到了被人拒绝的味道,有些苦涩,只好说:「看来我是打搅你了!」她笑着说:「你是个聪明人,我现在真的没时间。」我只能说出这么一个叫「哦」的字。
  她想了想,语气委婉地说:「这么着吧,你如果真想找我聊,过几天我跟你联繫好吗?」我知道她这是搪塞我,歎了口气说:「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土包子,只能等着你们这些高贵的小姐太太们的招唤了。不过今晚我去给你的演出捧场,想来你不会反对吧?」「你想来我当然欢迎。」君红这句让我再没了话说,我歎了口气,很有些自知之明地扣死了手机的翻盖……。
  这么些日子,自己总在顺风顺水中度过,而今却又重新体会到了被拒绝或失恋的苦涩滋味,我的情绪如同来自西伯里亚寒流,一下降到了最低点。刚才电话中感觉这个君红,似乎没把我放在眼里,在她的心目中,我只是一个暴发户土包子。
  事实上我也的确是一个暴发户土包子,我的老家在离江陵两百公里以外的一个很纯朴但又很土气的小镇,儘管现在的我已经成为名正言顺的都市人,儘管我成了飞龙乃至龙腾的老总,儘管我口袋里的钱已多得不能再多甚至需要有女人帮我花,儘管有不少江陵这样大都市的女人包括名女人都被我佔有,但骨子里我还是缺乏那种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和儒雅文风,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我想不仅是姚君红这么看我,就是现在我的手头上的璐瑶与虹媛,也肯定是这么看我,她们只所以心甘情愿地做我的情妇,把她们的灵魂极其肉体毫无保留地贡献给我,那也仅仅是因为我有钱有势还有龙丸的缘故。有钱能使鬼推磨,钱就是一切,这不仅在过去,在现在,就是在将来,也是一个颠覆不破、千真万确的真理。
  但是今天,这个真理在君红面前却变得有些苍白,她不仅没把我这个人放在眼里,似乎也没把我的钱放在眼里。心目中的她,此时好像来自仙山琼阁中的仙女,在这个瞬间纯洁净美得无一点瑕疵。而我只所以迷恋上她,恰恰又正是她的这一点。我突然感到了自己对她的追求,是多么的幼稚可笑,多么的不自量力。我觉得我纯粹就是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的心情似乎变得好起来,我又开始恢复为以往那个潇洒自在的白秋,管他的,个人有个人的缘分,何况我手里从来就不缺女人。我想让别的女人来取代君红,从而把她留存在我心中的影子彻底地趋逐乾净。
  即使没有君红这样的舞蹈皇后来陪侍,我还是可以尽情玩弄身边的美腿皇后月琴,然后搂着这个飞龙厂最漂亮的女人好好睡一觉休息一下。
  今天下班后我第一个要招来璐瑶,第二个招来的便是虹媛。儘管我这几天对她们的冷淡让她们有点悻悻然,她们还是肯定会像接受帝王宠幸一般地奔我而来。
  我带她们去看那个仙女的表演,然后準备利用今晚一个晚上的时间同她们两个作爱,璐瑶和虹媛是专门为我品用的不同风格的两套大餐,我们在一起先喝酒,再聊天,最后才上床。当然在床上,我会让她们同时为我打开她们艳丽迷人的身体,然后美美地干她们……。